這幾天筆友們都熱烈的討論著 Lamy + Line Friends 的限量筆。此刻知道韓國有賣,朋友紛紛託韓國友人購買,聽說被搶購一空而且還每人限量兩組(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不容易買到是真的。冷靜點看,其實只是棕色的Safari夾上熊大的頭。但是整組起來的確是有趣的組合。當然Safari的確是平價的超值好筆,也是我的日常用筆之一,把Safari每年的顏色收齊也是一件有趣的是。但單就筆本身而言,我認為收藏價值還是有限,畢竟這是一支超大量生產而且又非常堅固的筆。但我必須承認,這幾年出產的鋼筆真的讓我覺得了無新意,反倒是這次的組合令人感到幾分的新鮮感。這次的行銷看起來是成功的,也許可以期待未來兔兔等小動物也有機會跟Lamy合作,應該還是能激起搶購的熱潮吧。

YouTube Preview Image

參考連結:LINE X LAMY BROWN in Safari now

OLYMPUS DIGITAL CAMERA自從參觀過日本代官山的蔦屋書店後我就被店內文具店中美麗的鋼筆擺設所感動,特別是店內特製的筆櫃,將筆的質感很完整的表現出來。我知道許多的玩家將筆一盒又一盒的放在防潮箱,久了連自己收了哪些筆都不記得了,當然我也不例外。

我一直想著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打造一個類似於蔦屋書店的筆櫃。終於2014年有了這個機會。我開始在有限的空間裡計畫一個能將多數筆置入的筆櫃。我考慮的方向如下

*整體形象
整體而言形象希望能與蔦屋書店的風格有一定的類似(畢竟那是我看過的陳列中比較深得我心的,另外我也不認為自己有能力設計出更好的陳列方式),除此之外還須加上我的需求來做調整。

*收納的數量
基本上我是對各種形態的筆款都有興趣,所以收了各國各式各樣的筆,我的筆櫃一定要有一定的儲存空間才夠放我的筆(後來證明還是放不下)。所以設計時變採取兩面陳列,也就是櫃子的兩面都陳列。有朋友問我說為什麼不將陳列的橫排做得更密集,這樣可以放更多的筆,我認為即使這樣做也增加不過20─30支的陳列量,但對於整體的美感而言會有傷害,而且未來可以將筆輪流陳列就行了。考慮到筆的數目,我將筆櫃的下方全部設計成抽屜,鋪上絨布以求最大的儲存量。

*燈光照明
光與熱對於筆的傷害是很顯著的,如果筆友有跑一些有歷史的筆店,就能看到被照到變色的筆。所以考慮照明時我採用的是側邊的led燈條(幾乎沒有溫度)來將傷害降到最小。事後我覺得側面的亮度有點高,但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案下,我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方式,而且平時幾乎沒有開燈,我認為幾乎是沒有影響。另外櫃子離窗戶有4─5公尺,陽光也是不可能照進來的。

*除濕防潮
潮溼對生物材質、賽路珞(某些),或是酪蛋白有一定程度的傷害。如果打算長期收藏的筆,一定要考慮到潮溼的問題。台灣的濕度跟外國絕對不一樣,能放英國50年的筆,放台灣可能幾年就會出現問題(某些筆款)。原本打算把櫃子做成防潮箱,但後來覺得太複雜。於上便將櫃子後方直接做成一個小房間,放除濕機以及溫濕度計來隨時監測並控制濕度。要除濕時只要推開後面的玻璃就可以除濕了。

*抗震防摔
這部份與原始的設計也不能,原始設計是利用兩個小圓柱將筆頂住,筆的透視性非常的好。不過我想起921大地震時有人的瓷器整櫃倒下去的悲劇,與設計師討論後,改成利用灰黑色的塑膠條嵌入木頭中,後方用矽膠黏住增加穩定性。架上則預計利用水晶周之前推薦的博物館級膠來固定住。應該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到這裡我的鋼筆收藏也算是有個小結,再來要好好想想要做什麼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0347622_10203554014663226_3256146106704886264_n

1911845_10203554014383219_3473193570613446887_n

1922226_10203585250044091_2564184395519911380_n

10629716_10203581929001067_3498947676629461412_n

10420191_10203738803922842_3620009887494699053_n

今天有位筆友來拜訪我,中間聊到有位日本筆友的收藏已經到了2萬支的境界,據說這位筆友除了自己的收藏外,對於自己心儀的筆會記錄是誰擁有,然後拍照做記錄,以確保該筆將來出售時自己能優先收藏,實在非常的厲害。筆友為了向我介紹這位筆友引介了兩段影片,據說是18年前拍的,當年該位筆友收藏就達到6千支了。影片裡有非常多有趣的資料,特此收藏以免將來找不到。

YouTube Preview Image YouTube Preview Image


很多事情我們常用常理來推論,認為符合邏輯的就一定正確,但其實事情往往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單純。這次要介紹的事件由來是這樣的,幾年前,我在ebay看到一支變色的英國多福,由於價格便宜我便買下,出乎我意料的是變色的部份竟然只是殘墨的痕跡,很幸運的筆竟然在我手上還原了它原本的光彩,正當我得意時,意外發生了,筆從我手中摔落地面裂成兩半。一下子我從雲端跌落到了谷底。我想著也許這筆桿還能拿來溶解以後用來修復同樣花色的筆,於是我將筆往抽屜一丟然後就忘了它的存在。不知經過了多久我打開抽屜,發現筆蓋的邊緣竟然溶出了粉紅色的液體。這完全出乎我的想像之外,我有聽過現代的賽璐珞溶解,說是放不夠久(事實未知),但我從沒有聽過古董的賽璐珞溶解,畢竟已經存在超過五六十年,要溶解不是早該溶解了嗎?不過這事情就在我的抽屜裡發生了。我能想到的是台灣的濕氣跟外國不一樣,也許某些製程的賽璐珞不耐濕氣也說不定(也許這筆桿的材質不是賽璐珞也說不定)。其實我放在抽屜的筆很多,這次真的是第一次,也因為這樣後來我盡量都將筆放防潮箱,避免同樣的悲劇再發生。以前要是人家告訴我老賽璐珞也會溶解我一定不相信,畢竟筆已經存在幾十年了,怎麼會突然溶解,但事實就在我的照片中,不論你相信什麼?要如何解讀?但面對台灣的潮溼環境,小心一點是一定不會錯的。

在玩筆的過程中,價格對我而言一直是個重要的因素。就我在過去幾年的觀察,當一支筆超過了330美金,我認為付出的金錢就已經不在筆的本身。在我還沒有開始收藏鋼筆的很久以前我曾經買了一支叫Waterman Laureat的筆,對我而言他就是一支實用筆,我不會特別趣照顧,也不在乎他掉在地上或是筆蓋沒蓋等一般我會去注意的事,甚至我不會把它跟其他的筆一起放進防潮箱,偶而我會上管墨水寫一寫。就這樣經過了很多年我才發現其實這筆遠比許多貴上許多的筆好用太多。首先從控墨穩定度的角度來看,控墨非常良好,絕對不會輸給我們一般認為出墨穩定的日本筆。其次、筆蓋的氣密度非常好,感覺上很少遇到墨水乾掉的情形,比起一般螺牙式的筆蓋真的可靠很多。接著,筆蓋與筆桿的接合非常容易,不用轉來轉去,單手就可以把筆蓋打開。另外筆長與筆桿的重量也都恰到好處,金屬的筆桿,不是同樣價格帶的日本筆可以比擬。雖然是鋼尖,但就擁有數十年的角度來看,損耗其實很少。上墨使用吸墨器,維護容易,而且筆尖筆環都印有France,法國製的機會不小。作為一個長期擁有者而言我很滿意他可靠的表現,在我的筆盒裡他會跟我的146,小金雕,放在一起,甚至重要時刻我會讓這枝筆先發。只是這筆似乎很少被玩家注意到,想對起來我很幸運,在還沒玩筆之前就擁有了這筆,否則以外貌取向的現在,也許也同樣會被我忽略吧。在國外我發現有一些同樣擁有這款筆的筆友一樣給予這款筆一致的肯定。其實一支值得擁有一輩子的筆未必要花很多錢。如果你在找一枝可靠,品質好,價格優的筆,這是你可以考慮的。

The Fountain Pen Network : Any other “Laureat" lovers out there?

Bruno Corsini Pen
喜歡骨董筆的朋友或許總會覺得現代筆和鋼筆黃金時期的設計總有著一條壕溝,我常常想著如果能把骨董筆的設計加上現代筆的穩定該有多好。幾年前我從一位美國鋼筆玩家的手上取得了一枝手工的訂製筆。這筆是該玩家向美國一位鋼筆達人Bruno Corsini所訂製的鋼筆。筆桿材料使用骨董筆玩家最愛的木紋狀硬橡膠,整支筆完全由手工打造。而筆尖則採用百年老廠Waterman的骨董筆尖,保有古董筆尖的觸感。要說這筆最特殊之處就在於它的上墨系統是有最佳美國筆之美譽的Chilton所發明的pneumatic filler(/num’ætɪk/)氣動式上墨。氣動式上墨是種非常有效率的上墨系統,使用時將筆桿末端的旋鈕轉開並拉出來,然後按住旋鈕末端的通氣孔並往前推就能完成上墨。在當年這可是非常聰明的設計,可惜因為Chilton的失敗而消失。如今藉由新的達人而再生。如果你問我喜歡Bruno Corsini還是Chilton?我很肯定的說是Chilton,因為他所曾擁有的經典與歷史是不可取代的。但是Bruno Corsini給我另一種期待,期待經由現代的製筆技術讓老筆再重生,或是經由達人的手創造出當年Chilton未來得及嘗試的作法(就像鈦合金的多福),這一切都讓我喜愛的老筆變得更有趣。

Corsini的工作室
Bruno Corsini Pen

Bruno Corsini Pen
Bruno Corsini Pen
img_7536.jpg

http://www.fountainpennetwork.com/forum/index.php?showtopic=14236

2011─2013年對我而言是沈澱的幾年,一方面我重新檢視自己的健康,開始騎乘並收藏腳踏車,另一方面我也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要看到筆就買。目前擁有的筆,就算從今天開始一支筆都不買,也許足夠我的餘生來記錄這些筆的故事,所以筆記永遠不用擔心欠題材。

經過這些時間終於我很確定古董筆是我收藏的核心。這並不代表現代筆就比較不可取,這僅反應了我個人對鋼筆收藏的喜好。其實早在2007年我寫了一篇最近比較喜歡老筆就已經反應了我的基本想法,只是當瘋狂的購筆行為停下來後更確定的自己的想法。

這些日子我也發現手工訂製筆在筆友間也開始普遍起來,各種不同的木質筆成為玩家的新寵。越來越多的款式與設計在筆友的支持下誕生。本土化的精品筆廠慢慢從理想成為現實。回首2011年對尚羽堂的介紹,Rudy大哥的理想正一步步的實現,2014年相信更多更精采的作品也會隨之誕生。也許我也該開始思考屬於自己的木質筆收藏了。

隨著我們對鋼筆的理解越來越深入,筆友對自已的收藏也越來越有自信,越來越多使用各種技法於筆桿上的鋼筆也開始出現在筆友的收藏中。比起當年我開始收筆時筆友推薦筆壇三聖,或是五大名筆相較,有著非常長遠的進步。下圖是開始被筆友喜愛的鎌倉雕。

2013年 Penachates 林兄開始了老筆新樂園,林兄跟我一樣經過幾年的思考發現了老筆才是他的最愛,林兄對鋼筆的結構與維修的經驗是我認識的筆友中數一數二厲害的,希望老筆新樂園的誕生能帶給我們更多的玩筆樂趣。喜歡老筆的朋友可以加入老筆新樂園粉絲團以獲得最新的資訊。

有筆友回應意見如下,原本我以為經過了這幾年的激烈討論,這問題早該有了結論,這留言讓我想談一談這個問題,不是針對筆友而是對問題本身。

從我玩筆開始這樣的爭論就一直不休。曾經我也激烈的與別人爭論過這樣的議題。不過隨著收的筆越來越多,收的種類越來越廣,我開始有更寬廣的想法。

首先我必須說,所有的筆本來就是必須擁有書寫功能的。當然隨著時代的不同對於書寫的表現有著不同的標準(所以鋼筆的設計才一直演進)。不過如果以同一個時代同樣的標準而言,不能寫的筆通常我個人認為應該稱為瑕疵品。那是一個品管失敗下的產品,不應該存在於市場上。簡單的說每支筆,都應該有著屬於他所屬年的書寫表現。到這裡筆友應該能理解到,不同時代的筆其實在書寫上的表現並不相同。

喜歡老筆的朋友我相信手指頭經常被墨水染得都是顏色,主要還是因為筆舌對於墨水的流量控制不如現代的筆,所以動不動漏墨。如果以現代筆的標準來看老筆,那或許也是種品質不良。如果一支筆常染得你手上都是墨,有多少筆友會堅持這筆本來就是用來寫的?當然這樣的筆是可以寫的,而寫有著不同於現代的筆尖表現,不過要拿老筆來參加國家考試,我會說是自找麻煩。

另外有些古董筆有著透明的賽璐珞,不過只要沾上的墨水這些賽璐珞就會越來越深,漸漸失去一支新古董筆的光彩。當然幾十年前當這些筆被製作時並沒有被考慮到收藏的問題,這樣的筆使用上也沒問題,不過如果所有的玩家都拿來用一用,不久的將來就沒有人能夠親眼看到這些筆的原始模樣。這樣的筆又到底該不該用?

除此之外,從早期以來就有著從日本傳來美輪美奐的蒔繪筆,如果你有看過早期的筆就會發現,許多時候隨著使用的頻率,筆桿上的美麗圖案會漸漸被磨掉,到底這樣的筆是否該經常的使用或是淺嚐則止即可?

最後我個人覺得其實一支筆玩家想怎樣都行,不用去批評別人的玩法,就好比我們家的花瓶就一定得插花不可嗎?那為何我們就不去批評故宮收藏的花瓶不插花就是收藏在櫥櫃裡的垃圾?我常用瞎子摸象來形容這樣的情形,每個人都堅持他摸到的就是象的全部,但其實都只是象的部份。如果你摸夠多,摸夠久那你就知道象是什麼了。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