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鋼筆


11058523_10153839624552518_9065910277360955804_o

認識建志(左一)有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在十幾年前的Yahoo拍賣留言板我認識了幾位同好,第一次聚會就兩張小方桌便足以讓所有人有了座位,那時就彷彿是老鋼筆的全世界了。不久後我就聽說有專門鑽研萬寶龍的的專家,那就是建志。每次的聚會當我分享著我的收藏時,我總是可以看到他的眼睛如星光般閃亮,在孤獨的骨董筆世界,很少人知道你手上的破筆是什麼,總是知音難尋。

以前我一直以為建志只專注在萬寶龍上,因次我每次都會拿一些奇怪的牌子給他看,每次他總是回報我讚嘆以及一抹微笑。後來我才慢慢感覺到其實他也同樣收了很多的老筆。其實以他維修骨董筆的實力,我早該知道他早就玩遍了各種的牌子,謙虛而低調的個性,總是把面子留給朋友。而每次請他幫我維修老筆他總是不跟我收錢,我知道對我而言這是嗜好,而對他而言這是事業,雖然我每每堅持要付,但他總是一次次的拒絕,最後我只好回贈墨水以為報。

2011年5月,他告訴我即將退休,想正式投入鋼筆事業,未來可以幫我調整收藏,我心理非常的高興,總算有人正式投入了骨董筆市場,以後維修調整就不用擔憂了。我一直想著有一天要找他來我家好好研究,對我的收藏來個大調整。只是忙著各式各樣的事,就耽擱了,但我總會一次又一次的想起這件事,只是我總是覺得不急。另一個原因是我想著如果他正式開店,也許我可以幫忙他作一些系列展示。有些東西收藏不易,等到他得活動辦完我再處理也不遲。我一直認為會有那一天。如今回首竟已是5年後。

2011年我為了健康因素開始我的單車生活,常常在FB貼著到處遊山玩水的照片,而到了2012年11月建志告訴我他總算有時間可以投入單車運動,介於公路車和登山車間問我有何建議?我知道他退休前的工作不是很開心,很高興他能從此悠遊於山水之間,在FB我也真的看到他開朗的笑容。2015年他對鋼管車有興趣也問了我的意見。每一次我們總會說一定要找一天一起騎。

這兩年我開始玩骨董鏡頭,有段時間一直用不同的鏡頭在拍花花草草,每次他總會來討論這是哪台相機配那顆鏡頭,此時我才知道原來他也有在玩老鏡頭。我會想著竟然會有人和我有相同的三種嗜好真的是很不容易。上個月他告訴我看了我的照片,他明年決定去布拉格、維也納,我還說準備了兩顆超廣角鏡頭以及A7他可以帶去好好發揮。還約好要建議他該怎麼玩。

2016/10/2晚上當我正慶祝在天母SOGO抓到寶可夢稀有怪獸3D龍時,收到了一通電話,告訴我建志在騎車時因為心肌梗塞已經辭世了。我連說了好幾次不要跟我開玩笑。馬上我連到他的FB看到的卻是無數的悼念,此時我才真的相信,看著他最後一次的登入還是幾個小時前。實在難以置信。他的離開對我而言是一個好友的離去,對台灣的鋼筆世界而言也是巨大的損失。不知有多少筆友珍藏的筆是經由他的巧手回春,儘管修筆修到手受傷還是不改其志。

彷彿還有很多的話要說
似乎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沒做
突然就到了該道別的時刻
Goodbye my friend
獻上你最愛的萬寶龍
祝你在另一個世界快樂的玩筆、騎車與攝影
dsc00753aa

用Super兄昨晚拍的101煙火,祝所有的筆友新年快樂。

2406992624_974884c399

回顧2008年,似乎某種程度上延續著2007年的故事,玩家變成賣家、買賣的糾紛、賣家間的小衝突、不負責任的筆廠……這些事情就如同我玩筆前就發生,到現在繼續延續,有些事情就像第四台重播的影片般一再重演,差別就在看多了情感上的反應也就不激烈了。個人以為,無論是對筆廠或是筆友,如果不要期待太高或許就能少了些摩擦。當然旁觀者說得容易,當事人難免是慷慨激昂。也或許這些都是玩筆必然的過程也說不定。

當然除了這些一再重演的負面消息外還是有不少令人振奮的進步,如筆閣持續茁壯中,聽說桌子都快做不下了,比起我第一次參加在民生東路圓環聚會兩張桌子就能坐滿不能同日而語。眾議院的小聚會也更頻繁而持續的進行,另外眾議院在年前由Casper兄接任院長,相信必然有一番新局面。年底香港筆友也成立的自己的論壇,是件值得祝賀的事。除此之外由李老哥開的新筆店小品雅集也常成為筆友聚會的場所,讓台北的筆友省去了租場地的困擾實在是功德無量。最後Bobocat兄年底從英國回來也是件令人振奮的事情。

對我而言2007年台灣墨水邁入了第三瓶媽祖紅,雖然第四瓶的主題早就決定了,但一直沒有讓我滿意的顏色,希望2009年能完成這瓶墨水,另外工作的關係讓我由清閒變成忙碌,對於各類活動的參與顯著性的下降,僅能維持自己在玩筆而無暇分享,對一些老朋友要說聲抱歉,希望2009年這樣的情況能有所改善。

最後個人以為2009年的挑戰是在持續蔓延的金融風暴下如何維持對鋼筆的熱情。這點就有賴筆友互相扶持了。

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骨董筆世界 成立
有感於台灣不是骨董鋼筆重要的原產國,許多的零件都取得困難,不要說各類稀有零件要從國外買入,連吸墨器有時都不易取得,另外對於新手玩家而言,骨董筆也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門檻,最常見的問題就是買到不好寫的筆,其實只要調整筆尖就能解決,但在台灣卻求助無門。從我玩骨董筆到現在,台灣的古董筆界並沒有任何的進步。幾個月前我提出了一個新的想法,成立一個網站,一方面成立正式的維修調整管道,一方面讓筆友能交流彼此的骨董鋼筆,零件,甚至墨水。這樣的想法得到了許多筆友的支持。另外我們熟識的Penachates林兄也欣然同意加入服務的行列,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計畫以及測試往站。但由於工作忙碌一直沒有正式的開跑,直到最近一些熱愛骨董筆的老筆友又開始督促我們,希望早日見到服務管道的成立。終於我結束了國外的旅程,回到了台灣。這兩天我約了Penachates林兄討論了這件事,同時林兄也幫我調整了一隻原本因為出墨困難而被我視為爛筆的一支YOL的龍筆,在他的妙手下,無需動用到沙紙等其他工具,筆就變得非常好寫了。林兄也在小弟的懇求下願意正式提供這樣的服務,終於台灣的筆友調整筆尖不用再寄到美國去,還要再等好幾個月了。調整筆尖看似不難,但極少人能調到令人滿意的程度,我必須說這真是台灣玩骨董筆的朋友極大的福音。網站的資料以及報價還在陸續上傳中,但要跟筆友報告的是網站已經正式啟動了,希望熱愛骨董筆的朋友以及能解決任何骨董筆疑難雜症的朋友也能一起支持並加入我們的行列。


有天我在Flicker閒逛,突然間我發現了一些很吸引我的照片,仔細一看竟是同樣來自台灣的animalsoup小姐。作為一個鋼筆玩家對於鋼筆的各種應用我都很感到興趣。經過向animalsoup小姐請教以後了解到,她是利用彩色鉛筆或蠟筆作為塗鴉的著色。之前我也看過一些鋼筆畫,以鋼筆作為心情塗鴉的工具,曾有聽聞,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照片。我只有一種感覺-“很棒”。我一直想要去學習利用鋼筆來繪畫,可惜真的沒有半點藝術的細胞,不禁悔恨當年沒有把美術學好(特別是高中的時候,美術課竟然多以自習帶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至於塗鴉所使用的紙,據她表示”美國網路很多人討論適合書寫畫圖的紙,目前最喜歡Rhodia,比moles kine不暈,乾的較快,比clairefontaine薄,淺紫色的格子塗鴉很方便,最重要的是價錢可親“。老實說紙一直是筆友比較不懂的一塊,基本上中文網站中也不知道哪裡有關於如何選擇紙的討論。animalsoup小姐的經驗提供了筆友在選擇時的重要參考。

對於喜歡筆的朋友,我強烈的建議一定要到animalsoup小姐的圖庫參觀一下,相信一定會感受到未曾體驗的樂趣。

圖庫網址:http://www.flickr.com/photos/animalsoup/

這幾天在PENTRACE看到Rick Krantz追憶Al的文章令我十分的感動,鋼筆的收藏除了鋼筆以外更重要的是讓我們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信這樣的收穫更勝於鋼筆收藏的本身。在Rick Krantz的同意下,我將全文翻譯,也讓曾經與Al有過來往的華人筆友更瞭解Al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同時這也是很難得的機會能深入瞭解美國筆友間的交流。由於個人語言能力有限,如果有翻得不洽當得地方還請見諒。

Special thank to Rick Krantz sharing this story to Taiwan collectors.

全文如下

正如許多筆友所分享的,Al對於鋼筆的社群而言是個非常好的人,對我而言更是一位好朋友。我感到很幸運的是我有很多的機會接觸Al,大多數都是在跳蚤市場,在許多的週末,周日一起尋找我們共同的嗜好-骨董筆。

我仍記得我第一次遇到Al,他剛成為一個收藏者,時間大約是在1995年或1996年。在那個特別的週日下午,我和我的筆友JR正在Adamstown的Renninger跳蚤市場尋找Fischler and Schneider的書。在那時候我們都還在讀大學,沒有多餘的前來買這新書,所以我們四處看看是否有機會能找到二手書,最後我終於找到一本我能負擔的。

當時一位個頭不大高的紳士向我走來(不認識我的筆友請注意,我6尺7吋約290磅,絕不是小男孩),看來年紀比我們都大,他走過來自我介紹,而他就是Al Mayman。我們聊了一下,他解釋他是一個新的收藏者,當時JR和我都認為跳蚤市場又多了新的競爭者,筆已經不太夠了…不管如何,我們都分享了我口袋中的筆,我和JR有些派克51以及多福,而Al當時只有低階的Esterbrook。他離開後我們都偷笑著,那時我們對Esterbrook並不感興趣。(當然我現在的心態已經改變了,我也蠻喜歡這筆了)

幾周以後我們又遇到了這個人,走在我們的跳蚤市場,找我們的筆!怎麼會這樣?不管如何,他似乎運氣還不錯,找到了一些筆。後來我們在找完一早的筆之後就會聚在Black Angus一起分享我們的收穫,這樣持續了幾年。也經常在Len Yankowskie的攤位前(剛好他也有在賣筆)

大概就是Al教導我如何交換以及買賣筆。當時我並不知道可以和其他人交換你真正想要的筆,哇多好的概念。而且可以經由買賣,交換平衡自己的收藏。我經常和Al一起玩這個新遊戲。我們達到一種可以替彼此買下對方喜歡的筆的地步。幾年來我大概與Al交換或是交易過幾百支筆。

讓我們在收藏的領域進步的大概就是參與筆展。我忘記了哪個筆展Al先參加,但是我們大概在相同的時間點加入。我想那是每個收藏者決定變成賣家的時間點。我想Al和我做了相同的決定。但是Al的表現絕對比我好特別是在規模以及效果上。我總是讚美Al網站的成就以及他的努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自己學習如何使用html語言。他問我如何做,我僅可能的告訴他,後來他與我有了相同的學習曲線。當然後來他創造了一個很棒的網站。

這幾年由於結婚,小孩以及買房子的關係,如一般人所遭遇的,在收藏的速度上我慢下來了。當我開始再去找筆時,Al仍在跳蚤市場逛著,我們總是遇到對方,特別是在夏天,我們總有美好的交談。

我特別尊敬Al是當他決定當定以賣筆為職業時,我開始儘可能的提供筆給他,只要我自己能維持合適的數量。我認為要維持如此高檔老筆的庫存對他而言是非常困難的。

Al對我很好,他知道我喜歡Chilton的筆,當他找到這牌子的筆時他通常讓我先有擁有的機會。他也顧慮到我的財務狀況,他總是能以換筆讓我得到我想要的筆。我與Al換了一些很好的筆,同時我也有了相同的收穫。

我與Al間有許多美好的回憶,時間的因素不容許我分享全部,但也許我能約略的介紹幾個。

我記得Al使用一個很大的放大鏡,我想他永遠將他放在口袋裡,我永遠記得這件事因為我注意到它是永遠的存在,每次遇到Al 每次遇到他總是會用他的放大鏡來看我最新的發現。

我曾提到我晚了Al 幾分鐘因而沒買到無環的紅色硬橡膠多福(cwy註:一支市價要一千多到兩千美金),大概發生在幾年前,我晚了約20分鐘,我曾有機會與Al 交易這筆,但他以非常好的價格買下。我幫他整理了這支筆,而他賣了筆以後換來了一次的旅遊。嗯、我收藏Chilotons不是多福,但我總是希望有一支。他那天非常的高興,我也同樣的替他感到高興。

我們有次週日一起走在Rennigners裡面。他跟我說你最好看一下,我說什麼?他讓我看了一枝檯筆,非常亮的綠色。我說我要檯筆做什麼?他說你看到筆尖了嗎?我看了一下,當然這是boston chilton的塑膠檯筆。我從來沒有看過。我說你拿到籌碼了,他說你拿走,你收集這個牌子。我很高興的買下而且他也為我當天有所收穫高興,我們常有這樣的時刻。我們嘗試著公平的分享能取得的筆。

也許我最深刻的記憶也是此刻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有天週日的早晨Al、我、以及我的三歲女兒abby一起走在Renningers。Renningers是一條石灰石路,非常的難走,也不是小孩好走的路,推嬰兒推車就更困難。我嘗試的教abby練習在跳蚤市場行走。我們一起停下來看一批筆,我開始與對方討論價格。當我從口袋要掏錢時我發現abby不見了。我嚇了一跳並向四周看去,我看到Al正和abby手牽手走在一起。我結束了我的交易並趕上他們。我說我可以處理,他說不要擔心,我看著她。那時的感動一直到現在。

他總是花些點時間關心我的兩個小孩應該說什麼,注意他們,與他們互動,特別是他與我女兒走在一起的那刻,一直在我心中,我也會永遠記得他。

週六我告訴abby,Al以後不能和我們在一起了,她感到相當生氣,我能理解她的想法。我很高興她有足夠的記憶讓她知道她失去一些特別的東西,正如我們一樣。

很抱歉我說了這麼多,但我覺得比起其他人我跟Al在生命中有更多的交錯,我有義務將我與Al的故事跟大家分享。他走進了我的生活,我也會記得我們一起分享我們在跳蚤市場分享發現的記憶。

週日的Adamstown少了你將永遠不同,Al,願上帝祝福你,安息吧,我的朋友。

這是口袋型的Long Island Chilton是我最喜歡的Chartreuse and red vein, or carnelian是Al提供給我的. 已經不再我手上,但是非常好的筆.
[Rick Krantz] 回憶我的朋友, Al Mayman

這是我最自豪的收藏Chiltons, turquoise Long Island,顏色非常漂亮. 我跟Al換來了這隻筆,在當時我的財務狀況不允許我買,但Al替我找到了.
[Rick Krantz] 回憶我的朋友, Al Mayman

這是拉桿上墨的Chilton,或稱Chi Lever, 我從Al以非常優惠的價格買來的. 他在2002年的聖誕節前賣給我。在當時他能夠以至少兩倍的價格賣出這隻筆。我告訴他這是我買給自己的聖誕節禮物,他很高興我的禮物由他這裡取得,我也感到十分的感謝。
[Rick Krantz] 回憶我的朋友, Al Mayman

常勝將軍,應該不用多作介紹了。那個時代沒事就是福了。
JANSEN 孫立人墨水
原本考慮灰色,代表比較灰暗的下半生,不過再怎麼樣他也曾璀璨過,不枉人生一回,後來改用藍色。
JANSEN 孫立人墨水
JANSEN 孫立人墨水

2007年回顧
2007年是個很有趣的一年,就網路筆壇而言2007年確定了台灣兩大鋼筆論壇各自在自己的領域裡站穩腳步。從鋼筆的角度看來,日本筆在今年獲得了許多筆友的青睞,另外量身訂製的筆如中屋,博士筆以及川窪也開始受到筆友的重視,而這些改變都源自論壇。另外美、德兩大墨水廠也在今年引進台灣,在今日可以選用的墨水顏色已經超過了100色,從功能上來講無論是防水或是紅酒墨水都獲得不少筆友的喜愛,另外兩大墨水廠也針對台灣發行了台灣專屬的墨水。從這些角度來看2007年是豐收的一年,是進步的一年。

從2007年日本筆的流行來看,實際上論壇扮演著一個推波助瀾的角色,作為一個參與者我認為日本筆有他的優異之處,但卻沒有優於歐洲筆甚至古董筆。從觀察者的角度,台灣筆友一窩風的討論日本筆也顯示,筆友對玩筆仍未有自己的定見,雖然有筆友說自己的選擇是獨立思考,不過就一個持續在觀察網路鋼玩家的人而言,其實這些選擇受到大環境的影響非常深遠,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看過而或摸過的筆不夠多,也因此容易受人影響。這點仍有需有志之士繼續辦聚會或筆展來改善現狀。

另外2007年度發生了幾次重大的爭議事件,如日本某大筆廠事件,盜圖事件這些事件都屬偶發,但卻越演越烈個人認為主要在於當事人未能面對現實,以某大筆廠事件為例應立即道歉,並表明這只是時間上的巧合,盜圖事件亦是如此,當事人越想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反導致更激烈的反彈。事件的結果證明網路是非常理性的,沒有太多模糊的空間,這些例子希望在未來產生問題時在處理上能夠作為很好的參考。最好是這些事情不要弄到論壇來。

隨著論壇日益的成熟茁壯問題也開始浮現,開始更多的玩家變成賣家(如同我變成墨水的供應商),或是賣家以玩家的身份進入論壇。這些人對於自己銷售的產品的推薦或評論,到底他們的發言應該視為一種廣告或只是意見的陳述,這點尚未有明確的方向。一般而言,如果廠商將商品廣告製作成報導的方式置於媒體之中,我們稱之為置入性行銷,目的在使消費者在低涉入、不經意的情況下產生對產品的認同進而產生銷費行為。如果論壇是媒體,那麼供給者在論壇的宣揚我認為就是一種廣告。每位閱讀者我認為必須要培養自己分辨廣告和意見之間差異的能力。放眼2008年我估計這樣的情形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從國內幾次鋼筆論壇由盛而衰的經驗,論壇的商業化將對論壇的管理者產生挑戰,也考驗著每個人的價值觀。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b63.gif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