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ase


今天收到日本方面的通知,以前訂製的博士筆已經差不多好了。訂製博士筆的流程如下
首先要先想好想要的筆型(參考網頁上各式各樣的款式)
然後思考筆蓋,筆桿以及筆夾的材質與配置
接著與博士筆方面溝通
然後對方會將你所描述的筆畫好然後email過來
接著確認這是你要的筆沒錯
最後乖乖等兩年筆就差不多好了。
雖然大家都很懷念博士筆老師傅田中先生的作品,但終究每個品牌總有進入世代交替的一天,新的世代會有新的想法,在傳統的技法下做出新的款式,這點從之前拜訪博士筆時就已經發現許多新材質在嘗試中了,未來的訂單都會由第三代山本竜來完成,第三代也是經過五到十年才出師的,所以我倒不特別擔心品質有什麼問題,希望今年前往取筆時能看到新的材質與做法。


成品-主要材質-黑牛角


原始設計圖

成品-主要材質-賽璐珞


原始設計圖

共同參與人員:CWY, Jack, Super

經過了一年,我們再度接到Hakase的告知,前年定的筆已經完成了。在Super兄的熱烈奔走下,我們再度踏上前往Hakase的旅程。之所以再度前往最重要的當然是接收前年定的筆,順便看看有沒有需要當場調整的。其次針對新的素材再次下訂單。最後也順便關切一下這幾年定的筆,保持進度不落後。當然現場溝通永遠是比書信往來有效率的多,畢竟一支筆不便宜,誰也不希望出差錯。

上去前往鳥取是結合的東京的筆店之旅,這次則是經過大阪坐火車前往鳥取。對從台灣來的我們,或許經由大阪才是相對比較短的路,不過即使如此,坐特急的火車也要兩個半小時才會到鳥取。而Jack兄則是由東京往京都住一天再轉車前往鳥取,據說也要三個多鐘頭。令我感到有趣的是從大阪往鳥取的方向,城市越來越小,而農村則是越來越多,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都是農村的景色,當接近鳥取的時候城市又開始出現,我不禁好奇了起來,為何最遠的地方反而又開始熱鬧了起來?但不管如何前往鳥取是沒有捷徑的,就好比要取得Hakase的筆還是得經過漫長的等待,無論精神上或是肉體上都是漫長的路,這一切正考驗著我們對鋼筆的熱情(另一種說法是該吃藥了)。

第一天到達的時間剛好是五點半左右,路上有些店已經開始關門了。我們討論到如果今天能先驗收之前的筆,明天的精神就能完全專注在訂製筆上面。我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先前往Hakase。很幸運的店真的還沒關,而且主人很貼心的已經把筆放在桌上了。當然驗收本次訂製的筆是首要的事,但是我的眼角餘光已經瞄到放在桌上的新材質了。於是請Super先將新的材質照下來,晚上在抽時間思考明日的計畫。當晚我們前往店旁邊一家據說是鳥取特有的餐飲的餐廳,我注意到有鳥取牛(還有鳥取酒),不過我遲鈍的舌頭不能體會到底跟其他地方的牛有何不同,最後我們前往一家由Jack兄幫我們精選的飯店,果然是便宜又大碗,除了免費網路外還有三溫暖,早餐也是很不賴,才兩千多元,真的要特別感謝一下。


隔天早上9:30分我們準時前往Hakase。才到門口就見到田中先生已經在上班製筆了,這點足以證明要等兩三年絕不是因為他偷懶。接著Super兄與Jack兄便針對昨天收到的筆在小細節上做一點調整。調整完以後我們便開始針對新的材質進行了解。今年度很明顯的新的產品線在材質以及款式上都有新的變化。在材質上更多的木質材質可供選擇,特別是紫檀木以及黑檀木等。在款式上,新的款式在筆桿的曲線上有更多的變化。但正式的款式還不是非常的確定,據說要等到九月的新型錄正式出來才會定案,所以本次我們也是在舊款的基礎上,搭配新的材質做嘗試。


中午,三代老闆熱情的邀請我們共進午餐。在席間我們與小老闆聊了很多,也更進一步了解了Hakase的現狀。很確定的是製筆五十年以上的田中先生已經不再收單了,已經收的單也要排到三年才會交貨(看來本次訂單是沒有機會由田中大師完成了),由於田中先生已經七十多歲,我想原因也就很容易理解所以也就沒有再多問。所以今後將由三代山本先生來承接新的訂單,本次桌上所展示的筆都是三代山本先生做的,其實如果不說也不會注意到,的確是有練過,除此之外目前也有新的學徒來進行學習。我好奇的問到從學徒到出師大約要多久的時間,山本先生表示,約要五至十年,可見山本先生也努力了好一陣子。我們也感到高興,總算Hakase後繼有人,以後就不用怕買不到筆。另外我們也問到三代山本先生仍未婚,所以也順便提醒一下,第四代的培養進度也不能荒廢。另外山本先生提到,自從我們上次回去後,台灣方面有不少筆友來信表示興趣,我們也順便介紹了一下台灣筆友的現況。希望這些興趣不會影響到我們的交貨,不過介紹鋼筆我們一向抱著做功德的心態,老早就在我們預計中,無所謂啦。



下午除了完成我們的訂單外,山本先生也讓我們看了一些新開發的筆夾,非常的有趣,看來Hakase的未來是相當的樂觀。終於我們在預計的時間內完成的所有的工作。這次真的要特別感謝Jack的幫忙,希望未來仍有機會前往。至於筆友們就敬請期待明年的介紹吧。


特別服務:退休前的田中大師正在製作鋼筆


Hakase獨有的墨水,有機會再介紹


鳥取的火車

這是這次從鳥取帶回來之Hakase鋼筆

好像不是最近~~
已經幾個月過去了
但實在是太忙啊
呵呵

兩年多前訂的
筆身皆是cocobolo木手工削製而成
雖是同一木種材質
但呈現出之紋路及色澤完全不同
這應該就是生物材質獨特之魅惑吧

好不好寫?
Hakase手工製筆完全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基本上
我個人是把Hakase定位在百分百注重書寫之個人用筆
而型格兼具
就算是附加之樂趣所在吧

等待確實令人煎熬
但當真正拿在手裡
就會發現
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然
同場加映
更令人滿足的
是那Takuya for Hakase之筆套
我個人以為
絕配

共同作者:Super,CWY

根據Jack兄所查到的Hakase營業時間竟然是早上九點半,以鳥取的生活環境而言我們認為是早了點,不過這也為我們多爭取的一點拜訪的時間。一早吃完早餐以後我們便將行李一起隨身離開飯店,原本想說離營業時間早一點到我們還可以討論一下今日的對策。到達店裡的時間約是九點十五分,沒想到一到門口就看到第三代山本先生在整理店面,而二代老闆也同時來上班了。最令人驚奇的是田中晴美老師父也安靜的坐在作檯上製作鋼筆。所以可以跟筆友肯定的說要等待兩年應該不是師父偷懶所造成。

由於Super兄兩年前所預定的筆已經放在桌上了,於是我們迫不及待的賞玩著Super兄所訂製的筆,而根據我個人試寫的感覺,筆尖細中帶滑,簡單的說就是細尖而出墨量略微豐沛。這樣的書寫質感非常的好。在筆桿的部分三代山本先生表示比較困難的部分在於上下兩段的木紋如何能一致,基本上是做得到,但成本會再高一點。三代山本先生很熱情的拿出了各種材質的原料讓我們一一的審視與挑選。接著我提出一些關於材質耐用度方面的問題,我問到賽璐珞的筆管是否有縮管的可能,三代山本先生表示,Hakase的賽珞珞已經存放了20多年,不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另外我又好奇的提到,像玳瑁這樣的生物素材,他的保存期限又能有多久?三代山本先生說,這個產品從初次銷售到現在已經20多年了,還沒有任何客戶的抱怨問題,基本上是能充分信任的材質。另外山本先生還提到,他們筆夾的鍍金也遠比一般的品牌更為厚實,一個品牌能經營三代果然不是偶然。
木頭筆的原料

據說存放了27年的賽璐珞

玳瑁原料

之後我們開始與三代山本山生聊到一些開發產品的構想,特別是在昨日的筆聚中super兄看到一支淺色的牛角筆非常的中意,與三代山本老闆挑論一下製作的可能,他表示淺色牛角所製的筆有潛在的問題,當正常使用時,墨水會染上筆蓋而造成變色,因此暫時沒有生產計畫。就在同時三代山本先生拿出了一支白色的原型筆,據他表這是象牙所製成,與牛角有著類似的問題,長期使用後筆蓋會因染色而變色,我想到象牙應該是華盛頓公約所禁止交易的商品,於是我問三代目老闆是否有想過使用長毛象牙來製作鋼筆,此時二代山本先生切入告訴我們,以前曾想過這個作法,但長毛象牙一經撞擊容易碎裂所以也就放棄了。由於相談甚歡,三代山本先生又拿出新的試做品,作品是一支代小巧的鋼筆,筆桿末端微縮可以讓筆蓋完美的蓋上,但是更令人喜愛的是這隻筆竟然帶有香味,一時間我無法確切形容這樣的香味,但大概是沉香一類的香味,預計上市時間是明年的此時,我個人覺得如果能搭配同樣香味的墨水那就更相得益彰了。
試作品:象牙筆

試作品:有香味的木頭筆

由於我們必須搭乘下午一點多的飛機前往東京。不能聊太久,趁著這個機會我們請求田中晴美先生能配合我們拍照,田中先生也爽快的答應了。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開始與三代山本先生談我們想要訂製的筆,山本先生詳細的紀錄的我們的需求,除了文記錄外還將我們想要訂製的筆利用彩色的顏料畫在訂單上。由於每張訂單準備的時間相當的久二代山本先生也協助Jack兄來規畫他想訂製的筆。由於時間實在過於緊迫Hakase的人員連前往機場的計程車都幫我們先準備好了,並且貼心的幫我們把行李放進計程車中,不過儘管如此我們仍未能有足夠的時間完成訂製單,三代山本先生說會將訂製單準備好並利用email寄給我們,然後我們就在Hakase一家人熱情的送別中前往機場了。在前往機場的路上我問JACK兄是否有嘗試著把現場的筆買走,JACK兄說反覆試了好幾次終究未能越雷池一步,看來還是得照規矩來,如果纏功一流的jack兄都失手了,連日文都不通的我們不能將筆帶回應該並不可恥,能現場挑選自己喜歡的筆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不過就在此時颱風也抵達東京了……continue
田中晴美師傅:從1952年就專注於製筆

田中晴美師傅:當時正專注的製筆

取締役顧問 山本雅明

代表取締役 山本竜

[珍貴][現場攝影] 田中師父正在檢視鋼筆
YouTube Preview Image

共同作者:Super,CWY

短暫拜訪完WAGNER後我們火速趕往羽田機場,準備前往鳥取。在路上聽說颱風已經到了,我們一度擔心是否會影響到我們的行程,所幸颱風的方向與鳥取的方向剛好相反,從東京到鳥取要一個多小時。於是就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坐上飛機前往下一個目標。終於在晚間8點多到達了鳥取,不同於東京充斥的高樓大廈,鳥取多是平房,都市給人非常寧靜的感覺。就在我們到達的同一個夜晚,日本正在進行國會改選,聽說本次的改選可能根本的顛覆了日本的政局,寧靜的夜晚多了點緊張的氣氛。下了飛機我們坐上最後一班的巴士前往車站,從車站往前走就是預定的飯店,幸運的是通往飯店的路上會經過Hakase。雖然店已經關門我們還是選擇先去看一看。到門口發現雖然已經關門但是櫥窗的電源還是開著,更令人振奮的是門口竟然放了兩支筆。突然之間我們有一種想法,也許有那麼一種可能,這兩支筆可以當天帶回家,而super更是認為其中一支應該就是他兩年前定的(註:HAKASE的筆從下訂單要兩年才能收到)。我和JACK則是在研究到底我們應該如何分配這兩支筆。可以肯定的是現場看筆的確是比網路圖片好太多。雖然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如何明天把筆帶走,不過店沒開門說什麼都只是我們的空想而已,由於夜已深,為了保存戰力,我們決定先去旅館休息,明天一早再重新計畫……continue

Super和Jack兄正興高采烈的討論

櫥窗陳列

櫥窗陳列

櫥窗陳列

The Hakase pen company為山本義雄先生於1934年創立
本來公司名字叫做」Doctor」
目前由第二代接手並把名字改成現在之 Hakase
Hakase 意思就是日文發音之」Doctor」所以也翻做萬年筆博士
當然
要叫做博士這樣之名號
自然得要有兩把刷子才行

他們筆全部都是手工製作
甚至連金屬部份包括金環筆夾等等都是自己敲出來的
筆身材質更是多樣化
從硬橡膠賽珞珞木質牛角到龜殼皆有

現在之職人為田中晴美
目前於Hakase從事製筆已有50餘年了
每枝筆桿都是他一隻隻手工車出來的
所以
沒的趕
想要
就乖乖排隊照順序等吧
至少我是這樣
這隻
我排了一年半

不過
當你將他拿在手上
這一股濃濃不容錯認之手工味兒
對我而言
這一切之等待都是值得的

這隻筆桿是水牛角製成的
連筆蓋之螺紋也是
極短之筆夾挺有個性的
筆桿及筆夾之金屬部位皆是手工以鍛金方式製成
筆尖及上墨系統來自於Pilot
但筆尖亦是篆上Hakase及1934創始年份之標記


我是一定要用的
所以自然第一時間就上墨書寫
那經職人調教過之表現
自然也是沒話說
平衡感也相當優異

對於Hakase
我只有一個問題
~~下一隻
我真的還得等18個月麼

答案
似乎是肯定的

Hakase—博士萬年筆
Hakase—博士萬年筆
Hakase—博士萬年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