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筆介紹



很多事情我們常用常理來推論,認為符合邏輯的就一定正確,但其實事情往往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單純。這次要介紹的事件由來是這樣的,幾年前,我在ebay看到一支變色的英國多福,由於價格便宜我便買下,出乎我意料的是變色的部份竟然只是殘墨的痕跡,很幸運的筆竟然在我手上還原了它原本的光彩,正當我得意時,意外發生了,筆從我手中摔落地面裂成兩半。一下子我從雲端跌落到了谷底。我想著也許這筆桿還能拿來溶解以後用來修復同樣花色的筆,於是我將筆往抽屜一丟然後就忘了它的存在。不知經過了多久我打開抽屜,發現筆蓋的邊緣竟然溶出了粉紅色的液體。這完全出乎我的想像之外,我有聽過現代的賽璐珞溶解,說是放不夠久(事實未知),但我從沒有聽過古董的賽璐珞溶解,畢竟已經存在超過五六十年,要溶解不是早該溶解了嗎?不過這事情就在我的抽屜裡發生了。我能想到的是台灣的濕氣跟外國不一樣,也許某些製程的賽璐珞不耐濕氣也說不定(也許這筆桿的材質不是賽璐珞也說不定)。其實我放在抽屜的筆很多,這次真的是第一次,也因為這樣後來我盡量都將筆放防潮箱,避免同樣的悲劇再發生。以前要是人家告訴我老賽璐珞也會溶解我一定不相信,畢竟筆已經存在幾十年了,怎麼會突然溶解,但事實就在我的照片中,不論你相信什麼?要如何解讀?但面對台灣的潮溼環境,小心一點是一定不會錯的。

前一陣子很幸運地觀賞到賴姐的新收藏Penadura安全筆,從外觀知道是安全筆,從筆蓋知道是德國筆的機率很大,整體而言這筆很漂亮,維持得非常好,但關於這支筆我沒有任何的資訊,我也未曾在我收藏的書籍或雜誌上看到過這品牌,關於這品牌可能性很多,有可能是曾經存在的某個小廠,但已經不復存在,也或許是某家文具行請筆廠代工的產品,當然某家公司的委製筆也不能排除,到底事實是什麼?就讓熱心的筆友去研究好了。找到答案的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話就麻煩分享一下。關於這筆我真正想說的是,從收藏的角度來看,名牌的筆當然比較有收藏價值(也就是想要買的筆友多,將來脫手一則價格好,一則容易脫手),但是較高的收藏價值也代表了要付出更高的代價才能取得。在eaby叢林裡有著數不清的好東西,同樣的有趣但不用付出更高的代價(當然不能排除真的挖到寶的可能)。如果你跟我和賴姐一樣除了收藏價值以外也喜歡有趣的東西,這筆告訴我們還有很多存在但是看不到的好東西等著我們去發掘。


p.s. I don’t have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is pen, If you have any information please let me know. thanks

之前介紹過 Conway Stewart 22,特殊的花色使得他成為該牌最經典的作品之一。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為何這樣的筆桿設計僅出現在CS22上?有著無數花色的Conway Stewart為何僅生產一批該種筆款也是另一個謎,很遺憾地這樣的設計還來不及普遍的出現就消失了。前幾天賴姊讓我看了一支無名小廠的筆,這支筆馬上讓我想起了CS22,整體的風格讓我感覺非常的類似,同樣是以花為主題,這樣的相似是偶然嗎?不同的是這筆是活塞上墨,在同一時期活塞上墨在英國並不常見,反而是在德國算是比較普遍,我看了一下筆尖感覺很熟悉,好像有其他的小廠也用同樣的尖,不過實在想不起來,從筆桿末端刻上的M讓我們傾向認為該筆是德國製的,當然這僅是估計而已,並沒有做任何的查證,讓我有疑慮的是在當時保守的德國,黑色筆桿是主流,有可能生產這樣的花色嗎?所以也不排除是英國的公司委託其他國家生產的。我很佩服賴姊能在茫茫筆海中找到這筆,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不用花上名筆的代價也能享有類似的樂趣,除了運氣和努力以外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好眼力以及不隨波逐流的審美觀,後者是我萬分佩服的。


記得某次的筆閣聚會中有位筆友拿了支Pilot的木頭筆給我賞玩,從第一眼看到我就覺得整支筆很對我的胃口,約略知道是1970年代前後的筆,不過在當時我並不收集那個年代的日本筆,但對那支筆的好印象一直深深的刻在我腦海裡,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這筆叫Custom(關於名稱由來請參考Pilot Custom)。而這款筆很快就成為我最喜愛的筆款之一。這款筆筆桿的變化有數十種,著名的筆款還包括四種心經,聖經筆,銀筆等,楓木一直是我最喜歡的款式,儘管他在這系列的筆款中不是最昂貴的(其實是比較便宜的)。對木頭筆我一直有特別的好感,但也一直對木頭筆的保存有種不確定感,但這款筆經過了數十年筆桿也一直保持在良好的狀況,讓我對木頭筆多了一點信心。該筆搭配K金尖,筆尖出墨持續卻不會過於豐沛(wet)(一般而言我個人覺得萬寶隆百利金都比較wet),有著日系筆一貫的穩定。吸墨裝置則是吸墨器卡式墨水兩用,維護容易。筆桿長度適中,重量則顯得輕盈,很符合我的手感,不過對於重手的朋友就可能比較不是那麼合適了。我個人覺得是非常值得賞玩的筆,C/P值高,雖然停產仍可持續在ebay找到,偶而台灣的拍賣網站也有。有興趣的人就請自行搜尋了。


C/P值就是 capability/price 的縮寫,就是性能與價格的比值。

楓木在古老傳說裡是蚩尤的刑具拋棄後所長成(山海經中大荒南經提到:有木生山上,名曰楓木。楓木,蚩尤所棄其桎梏,是爲楓木),是溫帶的木材,又有軟楓、硬楓之分,產地極廣,台灣也有產。




這枝筆是這次造訪日本
來自Wagner筆會會長森先生的禮物

這隻是為了1964東京奧運之紀念筆
筆環上清楚印有tokyo 1964及日本國旗
音樂尖
看來日本筆確實仍有許多寶藏是值得被挖掘的

森先生非常好客
對鋼筆之熱情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玩筆之經歷有25年了
其鋼筆部落格更是每日更新
http://pelikan.livedoor.biz/
毅力及專注力實在驚人
在此再次向他致敬
並致上謝忱



在英國系的老筆中De La Rue是我相當喜歡的品牌。他的Plunger Filler算得上是骨董筆中的一絕,另外這牌子的筆數量似乎相對於其他的英國筆少了些,不容易有撞筆的機會。而筆尖的彈性也是相當適合我的。至於他的銀筆(銀包覆硬橡膠筆桿)真的是不常見。照片中的筆據賣家表示依照筆身上的印記顯示這筆的生產年份是1928年(讓我想起曾在墨爾本的Border書店看到一本專門介紹印記的書,當時沒有買下來真的不對)。筆桿上刻著N.C.S. Rutter, R.A.F,N.C.S.代表Norman Colpoy Simpson應該是名而Rutter是姓。至於R.A.F.則代表Royal Air Force英國皇家空軍。在1928年時Rutter先生約當19歲,還是個飛機學徒。在二次世界大戰時,他是仰光Mingaladon空軍基地的指揮官,最後以空軍少將退役。到底這筆有沒有隨著主人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實在是很難說。雖然帶著鋼筆上戰場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廣告就常看到,但這筆連同筆盒都還維持的相當不錯的狀態,我很難想像一支沒有筆夾的筆能隨主人翻越千山萬水經歷二次大戰能完好無缺。但筆的主人是軍官,安穩的帶著一支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能確定的是Rutter先生擁有這筆時已經是英國皇家空軍。由於原始的主人已經辭世,也就不可考了。現在唯一肯定的是經過千山萬水它又回到亞洲了。

參考資料:Air of Authority – A History of RAF Organisation


不久前筆友Denda在筆閣提到他的M800也裂了(M800裂管),其實我幾年前就經歷了白烏龜的裂管事件,之後Dorami筆友也向我反映他的兩支百利金也裂管了。正如我之前所估計的,只要是相同製程的筆,都有某種程度裂管的風險。所幸有筆友反映,現在裂管代理商似乎願意處理了,所以裂管的朋友的問題應該能得到解決,事情總算是朝正面的方向發展了。但是筆友總是在問,以前的百利金會裂管嗎?幾年前我請一位美國的玩家訂製百利金100的外殼,做完以後那位玩家將原有的外殼連同新的殼一起寄還給我,原來的殼是一體成形的,直接套上筆管,根本沒有接合線所以當然不會裂,至少我們可以知道100系列應該是不會裂管的。而白烏龜則是將筆管的外殼捲起來接合,自然有裂的風險。至於為何為何會從沒問題的製程改成有問題的製程?我也不清楚,但很明白的,其實百利金可以考慮發展一系列的筆管讓筆友自由更換,這樣就是化危機為轉機了。

2009/8/14補充:突然發現有筆友暗示百利金的裂管是我散佈的謠言,這謠言讓高手都嗤之以鼻,老實說我不在乎別人的筆是不是裂管了,因為那不是我的筆。按照這位朋友的說法,似乎都是我們這些裂管的人不好,幾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我必須承認這樣的想法真的很有創意,像我這樣的害群之馬真的對不起千千萬萬的百利金之友。所有裂管都是因為我烏鴉嘴,在此向大家道歉。


2011/5/3補充:發現還有筆友在看這篇,所以更新一下資訊2009年9月份的德國之旅發現老百利金也是捲起來的,所以同樣有裂的風險,所以我原始的想法是不正確的,只是目前極少聽人說起有經歷這樣的問題. 請見:德國科隆之旅 2009/9/16

今天在筆閣的月會裡從筆友威利Willy手中接收了一對派克61的實金筆,上墨系統是Capillary Filling System,51或是61的實金筆一直是我想要的,有了實金筆就不用擔心金屬氧化的問題了,另外實金筆比起包金筆重,握起來手感更佳,過去之所以沒入手一方面是價格問題,另一方面是品相的問題,畢竟金筆很容易因為撞及產生凹痕或是因長期使用而表面產生磨痕。相對於包金筆,實金筆的價格是要高出很多,對於這樣的價格我總是不介意多花一點點但期望品相要更完美,難得這次能親手測試終於讓我下了決心。這筆原廠稱為Presidential據說是起源於第一款的實金筆是為美國總統(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所製的。除了14K (1964-1983)以外還有9K的實金筆9K (1961-1983) 。雖然生產的期間接近20年,但這款筆並不常見,我想還是因為價格的因素吧。威利跟我說這筆可以拿來用,不過我並不打算使用,畢竟鋼筆在使用後要保持良好的品相並不容易,老筆就更困難了,所以還是讓他繼續保持現狀吧。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