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質分類


這幾天筆友們都熱烈的討論著 Lamy + Line Friends 的限量筆。此刻知道韓國有賣,朋友紛紛託韓國友人購買,聽說被搶購一空而且還每人限量兩組(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不容易買到是真的。冷靜點看,其實只是棕色的Safari夾上熊大的頭。但是整組起來的確是有趣的組合。當然Safari的確是平價的超值好筆,也是我的日常用筆之一,把Safari每年的顏色收齊也是一件有趣的是。但單就筆本身而言,我認為收藏價值還是有限,畢竟這是一支超大量生產而且又非常堅固的筆。但我必須承認,這幾年出產的鋼筆真的讓我覺得了無新意,反倒是這次的組合令人感到幾分的新鮮感。這次的行銷看起來是成功的,也許可以期待未來兔兔等小動物也有機會跟Lamy合作,應該還是能激起搶購的熱潮吧。

YouTube Preview Image

參考連結:LINE X LAMY BROWN in Safari now


很多事情我們常用常理來推論,認為符合邏輯的就一定正確,但其實事情往往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單純。這次要介紹的事件由來是這樣的,幾年前,我在ebay看到一支變色的英國多福,由於價格便宜我便買下,出乎我意料的是變色的部份竟然只是殘墨的痕跡,很幸運的筆竟然在我手上還原了它原本的光彩,正當我得意時,意外發生了,筆從我手中摔落地面裂成兩半。一下子我從雲端跌落到了谷底。我想著也許這筆桿還能拿來溶解以後用來修復同樣花色的筆,於是我將筆往抽屜一丟然後就忘了它的存在。不知經過了多久我打開抽屜,發現筆蓋的邊緣竟然溶出了粉紅色的液體。這完全出乎我的想像之外,我有聽過現代的賽璐珞溶解,說是放不夠久(事實未知),但我從沒有聽過古董的賽璐珞溶解,畢竟已經存在超過五六十年,要溶解不是早該溶解了嗎?不過這事情就在我的抽屜裡發生了。我能想到的是台灣的濕氣跟外國不一樣,也許某些製程的賽璐珞不耐濕氣也說不定(也許這筆桿的材質不是賽璐珞也說不定)。其實我放在抽屜的筆很多,這次真的是第一次,也因為這樣後來我盡量都將筆放防潮箱,避免同樣的悲劇再發生。以前要是人家告訴我老賽璐珞也會溶解我一定不相信,畢竟筆已經存在幾十年了,怎麼會突然溶解,但事實就在我的照片中,不論你相信什麼?要如何解讀?但面對台灣的潮溼環境,小心一點是一定不會錯的。

在玩筆的過程中,價格對我而言一直是個重要的因素。就我在過去幾年的觀察,當一支筆超過了330美金,我認為付出的金錢就已經不在筆的本身。在我還沒有開始收藏鋼筆的很久以前我曾經買了一支叫Waterman Laureat的筆,對我而言他就是一支實用筆,我不會特別趣照顧,也不在乎他掉在地上或是筆蓋沒蓋等一般我會去注意的事,甚至我不會把它跟其他的筆一起放進防潮箱,偶而我會上管墨水寫一寫。就這樣經過了很多年我才發現其實這筆遠比許多貴上許多的筆好用太多。首先從控墨穩定度的角度來看,控墨非常良好,絕對不會輸給我們一般認為出墨穩定的日本筆。其次、筆蓋的氣密度非常好,感覺上很少遇到墨水乾掉的情形,比起一般螺牙式的筆蓋真的可靠很多。接著,筆蓋與筆桿的接合非常容易,不用轉來轉去,單手就可以把筆蓋打開。另外筆長與筆桿的重量也都恰到好處,金屬的筆桿,不是同樣價格帶的日本筆可以比擬。雖然是鋼尖,但就擁有數十年的角度來看,損耗其實很少。上墨使用吸墨器,維護容易,而且筆尖筆環都印有France,法國製的機會不小。作為一個長期擁有者而言我很滿意他可靠的表現,在我的筆盒裡他會跟我的146,小金雕,放在一起,甚至重要時刻我會讓這枝筆先發。只是這筆似乎很少被玩家注意到,想對起來我很幸運,在還沒玩筆之前就擁有了這筆,否則以外貌取向的現在,也許也同樣會被我忽略吧。在國外我發現有一些同樣擁有這款筆的筆友一樣給予這款筆一致的肯定。其實一支值得擁有一輩子的筆未必要花很多錢。如果你在找一枝可靠,品質好,價格優的筆,這是你可以考慮的。

The Fountain Pen Network : Any other “Laureat” lovers out there?

Bruno Corsini Pen
喜歡骨董筆的朋友或許總會覺得現代筆和鋼筆黃金時期的設計總有著一條壕溝,我常常想著如果能把骨董筆的設計加上現代筆的穩定該有多好。幾年前我從一位美國鋼筆玩家的手上取得了一枝手工的訂製筆。這筆是該玩家向美國一位鋼筆達人Bruno Corsini所訂製的鋼筆。筆桿材料使用骨董筆玩家最愛的木紋狀硬橡膠,整支筆完全由手工打造。而筆尖則採用百年老廠Waterman的骨董筆尖,保有古董筆尖的觸感。要說這筆最特殊之處就在於它的上墨系統是有最佳美國筆之美譽的Chilton所發明的pneumatic filler(/num’ætɪk/)氣動式上墨。氣動式上墨是種非常有效率的上墨系統,使用時將筆桿末端的旋鈕轉開並拉出來,然後按住旋鈕末端的通氣孔並往前推就能完成上墨。在當年這可是非常聰明的設計,可惜因為Chilton的失敗而消失。如今藉由新的達人而再生。如果你問我喜歡Bruno Corsini還是Chilton?我很肯定的說是Chilton,因為他所曾擁有的經典與歷史是不可取代的。但是Bruno Corsini給我另一種期待,期待經由現代的製筆技術讓老筆再重生,或是經由達人的手創造出當年Chilton未來得及嘗試的作法(就像鈦合金的多福),這一切都讓我喜愛的老筆變得更有趣。

Corsini的工作室
Bruno Corsini Pen

Bruno Corsini Pen
Bruno Corsini Pen
img_7536.jpg

http://www.fountainpennetwork.com/forum/index.php?showtopic=14236

前一陣子很幸運地觀賞到賴姐的新收藏Penadura安全筆,從外觀知道是安全筆,從筆蓋知道是德國筆的機率很大,整體而言這筆很漂亮,維持得非常好,但關於這支筆我沒有任何的資訊,我也未曾在我收藏的書籍或雜誌上看到過這品牌,關於這品牌可能性很多,有可能是曾經存在的某個小廠,但已經不復存在,也或許是某家文具行請筆廠代工的產品,當然某家公司的委製筆也不能排除,到底事實是什麼?就讓熱心的筆友去研究好了。找到答案的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話就麻煩分享一下。關於這筆我真正想說的是,從收藏的角度來看,名牌的筆當然比較有收藏價值(也就是想要買的筆友多,將來脫手一則價格好,一則容易脫手),但是較高的收藏價值也代表了要付出更高的代價才能取得。在eaby叢林裡有著數不清的好東西,同樣的有趣但不用付出更高的代價(當然不能排除真的挖到寶的可能)。如果你跟我和賴姐一樣除了收藏價值以外也喜歡有趣的東西,這筆告訴我們還有很多存在但是看不到的好東西等著我們去發掘。


p.s. I don’t have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is pen, If you have any information please let me know. thanks

之前介紹過 Conway Stewart 22,特殊的花色使得他成為該牌最經典的作品之一。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為何這樣的筆桿設計僅出現在CS22上?有著無數花色的Conway Stewart為何僅生產一批該種筆款也是另一個謎,很遺憾地這樣的設計還來不及普遍的出現就消失了。前幾天賴姊讓我看了一支無名小廠的筆,這支筆馬上讓我想起了CS22,整體的風格讓我感覺非常的類似,同樣是以花為主題,這樣的相似是偶然嗎?不同的是這筆是活塞上墨,在同一時期活塞上墨在英國並不常見,反而是在德國算是比較普遍,我看了一下筆尖感覺很熟悉,好像有其他的小廠也用同樣的尖,不過實在想不起來,從筆桿末端刻上的M讓我們傾向認為該筆是德國製的,當然這僅是估計而已,並沒有做任何的查證,讓我有疑慮的是在當時保守的德國,黑色筆桿是主流,有可能生產這樣的花色嗎?所以也不排除是英國的公司委託其他國家生產的。我很佩服賴姊能在茫茫筆海中找到這筆,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不用花上名筆的代價也能享有類似的樂趣,除了運氣和努力以外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好眼力以及不隨波逐流的審美觀,後者是我萬分佩服的。


今天收到日本方面的通知,以前訂製的博士筆已經差不多好了。訂製博士筆的流程如下
首先要先想好想要的筆型(參考網頁上各式各樣的款式)
然後思考筆蓋,筆桿以及筆夾的材質與配置
接著與博士筆方面溝通
然後對方會將你所描述的筆畫好然後email過來
接著確認這是你要的筆沒錯
最後乖乖等兩年筆就差不多好了。
雖然大家都很懷念博士筆老師傅田中先生的作品,但終究每個品牌總有進入世代交替的一天,新的世代會有新的想法,在傳統的技法下做出新的款式,這點從之前拜訪博士筆時就已經發現許多新材質在嘗試中了,未來的訂單都會由第三代山本竜來完成,第三代也是經過五到十年才出師的,所以我倒不特別擔心品質有什麼問題,希望今年前往取筆時能看到新的材質與做法。


成品-主要材質-黑牛角


原始設計圖

成品-主要材質-賽璐珞


原始設計圖

這支久保鋼筆,是上回前往日本時在Jack兄的引薦下意外由久保老師傅那裏取得的逸品(請參考2009年久保工業所遊記)。14K筆尖為現年80多歲的筆尖達人久保幸平先生製作,印象中好像該尖銥金點產自北海道,目前已不易取得。根據旅日筆友Jack兄的資訊(應該是目前最具權威的資訊)硬橡膠來自日興ebonite(日本現存的最後一間硬橡膠製造商),筆桿參考竹子的樣式製作,筆桿做工細膩,特別是筆蓋與筆桿的接合處,旋入筆蓋後幾乎感覺不到接合處(筆桿由現年85歲的挽物師:百瀨泰明先生製作)。上墨方式則為日本傳統鋼筆常用的滴入式(儲存容量較大)。這筆尺寸略大,對我而言收藏紀念性質高於日常的使用。從Jack兄那裏得知幾位日本的老師傅已經慢慢的在凋零了,博士筆的名師田中師傅也在去年退休了,基本上要取得這些師傅的新作品目前看來已經是不太可能了,未來只能從二手拍賣市場去搜尋,不過我認為取得的可能性非常低。另一方面新一代的師傅準備好了嗎?我的看法是恐怕還要再一些時間新一代的師傅才能走出大師的陰影找出自己的市場定位。無論如何手工製筆的新時代已經悄悄來臨,很快我們就能看到新一代師傅的作品了。


參考閱讀:拜訪久保工業所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