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ikan



前一陣子從朋友的手上取得一個墨水展示架。這樣的展示架是品牌所開發,主要用來提升墨水的質感,簡單的說就是用來提升品牌形象以促進銷售,根據小弟的經驗這樣的工具對於銷售多少是有幫助的,筆友的確會因為質感的提升而增加採購的機會。墨水陳列架其實已經存在至少50年以上了(我印象中至少80年前就有了,只是記憶真的太模糊,不能說得太肯定)。常逛ebay的朋友應該偶而就可以看到這樣的陳列架,對重度的收藏者而言,將自己的收藏放在原始的陳列架上大大的提升了收藏的樂趣,收筆到一定程度陳列架也是必收的品項之一,只是因為陳列架的重量而導致的昂貴空運費實在令人卻步。基本上這陳列架到了我孫子的時候就頗具收藏價值了,如果筆友友收到任何筆的陳列工具千萬不要丟棄,掛在露天拍賣上總會有識貨的人。


不久前筆友Denda在筆閣提到他的M800也裂了(M800裂管),其實我幾年前就經歷了白烏龜的裂管事件,之後Dorami筆友也向我反映他的兩支百利金也裂管了。正如我之前所估計的,只要是相同製程的筆,都有某種程度裂管的風險。所幸有筆友反映,現在裂管代理商似乎願意處理了,所以裂管的朋友的問題應該能得到解決,事情總算是朝正面的方向發展了。但是筆友總是在問,以前的百利金會裂管嗎?幾年前我請一位美國的玩家訂製百利金100的外殼,做完以後那位玩家將原有的外殼連同新的殼一起寄還給我,原來的殼是一體成形的,直接套上筆管,根本沒有接合線所以當然不會裂,至少我們可以知道100系列應該是不會裂管的。而白烏龜則是將筆管的外殼捲起來接合,自然有裂的風險。至於為何為何會從沒問題的製程改成有問題的製程?我也不清楚,但很明白的,其實百利金可以考慮發展一系列的筆管讓筆友自由更換,這樣就是化危機為轉機了。

2009/8/14補充:突然發現有筆友暗示百利金的裂管是我散佈的謠言,這謠言讓高手都嗤之以鼻,老實說我不在乎別人的筆是不是裂管了,因為那不是我的筆。按照這位朋友的說法,似乎都是我們這些裂管的人不好,幾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我必須承認這樣的想法真的很有創意,像我這樣的害群之馬真的對不起千千萬萬的百利金之友。所有裂管都是因為我烏鴉嘴,在此向大家道歉。


2011/5/3補充:發現還有筆友在看這篇,所以更新一下資訊2009年9月份的德國之旅發現老百利金也是捲起來的,所以同樣有裂的風險,所以我原始的想法是不正確的,只是目前極少聽人說起有經歷這樣的問題. 請見:德國科隆之旅 2009/9/16

Pelikan 的裂管
前兩天筆友Dorami提到了他的Pelikan裂管了,其實裂管不是什麼新聞,當初小弟白烏龜裂管事件時便有過許多的討論。不過Dorami一次裂了兩支,而且沒有泡水。m800, m1000都裂了,這點到是讓我有點吃驚。我問Dorami兄兩隻筆的相同之處,都上過墨,都是新款(筆蓋沒有雕刻),均是裂在握位螺旋處,平時是放在有空調的儲物櫃,在最近天氣冷時要整理筆發現的。當初我有點懷疑同時裂兩支是不是存放方式的問題,但是有筆友提到也有其他人的也裂了。所幸到目前為止這並不是一個全面性的問題,但似乎卻是一個存在的問題。其實沒有什麼筆真的是完全不會遇到問題的,但原廠的態度就是消費者是否能放心使用的關鍵。我認為原廠應該要提出說明,如果是品質上的問題就應該幫消費者更換筆桿。更重要的是應該著手解決這個問題。如果只是一直不聞不問,相信品牌價值會繼續的下滑,而品牌在鋼筆的世界品牌雖然不是全部但是卻是影響深遠。有許多筆友常喜歡比較M800與149,在問題未改善前我認為勝負已分了。

註:台中的Baroque大師提供中區苦主手工自救的方式。
step1:將筆洗淨晾乾!
step2:在握位連接處圖上透明指甲油!待乾!
step3:上2~3次!
僅供苦主們參考。
當然送回原廠換筆桿才是正途。但萬一原廠還要還要受害者再負擔龐大維修費時,這是可以考慮的自救方案。本作法僅供參考,後果自行負責。

百利金—紅葉與櫻舞

很久沒入手鳥牌之產品了
什麼原因?
其實也很簡單
就是沒了熱情
其他大概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也很有趣的
這個德國品牌再次激起我的興趣
不是他新的設計
而就不過是傳統之M800筆身
披上日本之Maki-e畫工
如此而已
只是
精湛德國設計工藝必須要靠日本畫藝之加持才得以重拾目光
對我來說

似乎帶了點淡淡哀怨之味道…

不過
即便如此
這樣之組合
就已經足夠讓我下定決心掏出銀兩請他回家了
我想了又想~~
難道想辦法滿足消費者真有這麼困難麼??
這答案我不知道
或許大家可以再想想
但以這次之經驗來看
似乎又不會太困難
呵呵

筆身
M800
沒什麼好多說了
桿上之裝飾
謂之加賀沈金
依然是以點描及線描之技法在底漆上雕線埋金
但整體之表現手法
卻又迥異於其他流派之沈金技藝
說不上細緻(這比之Namiki算差的遠了)
但卻散發出濃濃之古樸味
兩隻筆
一黑一紅
一紅葉一櫻舞
相映成趣且互相扶持
對我來說
少了一隻
就少了那麼一點兒氣

百利金—紅葉與櫻舞
百利金—紅葉與櫻舞
百利金—紅葉與櫻舞

Pelikan Rappen Mint
從得到推薦獎以後,我就思考著該貼支怎麼樣的筆來感謝一下評審以及支持小弟的筆友。最後我挑了一支我自己覺得蠻有趣的筆,為什麼說是我自己覺得有趣呢?其實筆友多半對老筆很陌生,一些我自己很喜歡的筆,我卻常常從筆友的眼神中找到無聊的感覺。不過儘管如此畢竟玩筆還是自己高興最重要,大家有感到小弟的誠意就行了。

回到筆的本身,為什麼挑這筆的原因有幾個,第一,筆盒有支馬在奔跑,我自己覺得很吉利。其次這筆是極罕見的Mint(就是還沒有遭任何人糟蹋過的意思,連紙盒都是全新的,還搭配全新的說明書)。最後這支刻著馬的筆其實是德國老牌Pelikan(百利金)的作品。這筆約產於1932年到1936年間,筆長約11.5公分。上墨方式則採用轉開筆桿末端,按下墨囊的方式上墨(這種上墨方式英文稱為bulb filler,放心不是百利金發明的,至於是誰先使用,留到以後大家再研究研究好了。)稍有經驗的筆友一定會問到,百利金不是只有活塞上墨嗎?答案是否,這筆是百利金生產的沒錯。另外都除了這種上墨方式,百利金也做過吸墨器方式的上墨。賣給我的玩家說這筆是在鄉下倒閉的店裡發現的(我覺得很奇怪,店倒怎麼買筆?)。一共發現了五組,一組送給了百利金的收藏家,一組賣給了百利金在HANNOVER的檔案館,另一組則是自己收藏。最後的兩組就賣到市場,當然其一就到了小弟手上。不可避免的,賣家總要編點浪漫的故事來增加銷售,大家參考一下就行了,倒也不必太認真。

這支筆存在的價值就在於讓玩家們能穿越時空,感受到在1930年代當時的人看到的筆是什麼樣子。多數的老筆在經過數十年的使用之後多半顯得老舊,而一般人對老筆的印象也是這樣。實際上如新的老筆的確存在。如新的老筆的確給人完全不同的感受。有機會收到這樣的筆,千萬不要把他上墨,因為我們只是暫時的擁有,有義務將他好好的保存,讓未來的玩家也有機會體驗如新老筆的滋味,我認為這是每個玩家都應自我期許的。
Pelikan Rappen Mint
Pelikan Rappen Mint

鉛筆色墨水

前幾天有位筆友提到鉛筆色的墨水,這墨水的確存在,我的這一瓶是一位筆界的老大哥送的。實際上按照瓶身的標示應該稱為藍黑色,特別之處就在於這罐墨水寫出來的顏色有點像是鉛筆色,也因此有些玩家就稱他為鉛筆色墨水。至於為什麼有這種顏色呢?有種說法是在歐洲有些使用者喜歡這樣的顏色。不過根據我的觀察,這罐墨水已經停產多時,如果有人喜歡想必也是少數,少到筆廠不願意再供應。另外觀察主要品牌所出的墨水中,這種顏色的墨水可以說是少之又少,所以使用者必定很少。雖然使用者少,但所幸自己手上還有一瓶,偶而拿起來沾一下筆尖,寫幾個字,體驗一下鉛筆色的感覺也是不錯。有些東西多的時候大家不要,少了以後反倒有趣起來。這罐墨水就是這一類的產品。


常常給人的感覺
是物慾的
是奢華的
更常常
是庸俗的
殊不見
四處充斥著黃澄澄厚重金錶金鏈子之俗世意象
常令我很想逃
想把眼睛閉上
但隨著年紀增長
慢慢發現

沒有錯
錯的
是賦予他意象的人
就拿這枝筆說吧
Pelikan 1931 復刻版Gold
K金筆桿
但他將金詮釋的恰如其分
沒了脂粉味
卻多了份優雅及雍容大度
背景是 Gustav Klimt畫作之撲克牌
購於維也納奧地利美術館
Gustav Klimt (1862-1918)生於維也納
是維也納分離派的創建者之一
早期大多是自然寫實風格
從事大型的劇院的壁畫創作
不過1898年後風格改變
在作品中加入了更多的創意與想像
畫面中也增加了許多裝飾性的畫面
甚至使用金箔作為畫面的裝飾
這也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重要特色之一
吻—(El Beso)
可說是他最著名的畫作
在維也納和他面對面時
我足足凝視了二十分鍾
無法離去
那種悸動
那種緩緩流洩出的平靜和不加掩飾之情慾
至今難忘
庸俗
在這畫是看不到的
這裡的金
對我而言
是濃重
深刻
而神聖的


更多更清楚的照片請至:鋼筆眾議院

來個攝影習作吧

玩鋼筆也一小陣子時日了(當然跟人生比起來還只是一小小段…)

總覺得除了把玩書寫清洗等等日常工作體驗之外

獵筆過程及相關歷史典故種種

都增加了玩筆之樂趣

此外

由於本身之興趣與喜好

對於筆本身設計及色彩之體驗

自然也是個人很著迷之玩樂重點

所以

決定透過小弟不純熟之拙劣攝影技巧

試著記錄鋼筆之影像

~~Pelikan 1935 GREEN 及 BLUE

這是 Pelikan五隻名為Originals of their time復刻系列之其中兩隻

分別是第二隻及第四隻

Originals of their time

總覺」風華再現「這個翻譯較好

這名字不僅忠實呈現了主題

彰顯緬懷了屬於Pelikan的墔燦時代

對照現今Pelikan之不爭氣及令人失望

實在是不剩唏噓

這兩枝筆

賽璐璐色澤真美

加上簡單俐落又有型

散發出的優雅氣質非常直接且明確

1935年之作品復刻

如果說

溫故知新是重要的

實在不知現在的Pelikan在這中間學到了些什麼???

背景是Herend之瓷器–西安紅

Herend

匈牙利超過一百五十年之著名瓷廠

自約1870年之第一件西安紅作品開始

才逐漸建立起了自己之原創性

掃除Meissen之陰影

走自己的路

直至現在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