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本次到神戶除了Nagasawa以外,Pen and Message是另一個重點。傳說中這裡有幾隻加藤先生所留下來的罕見筆。不過當我們到達的時候該筆已經被識貨的筆友帶走,所以本次的目標也就沒有進度。店內並不大,不過卻保有小而美的特質,除了特殊的限定墨水外,引起我注意的還有特殊的手工訂製木頭筆,筆桿略長有幾種我沒看過的材質,令我稍微覺得缺憾的是筆尖並沒有獨有的印記,看起來很像是通用的筆尖,對於單價並不低的手工筆而言,我還是認為筆尖也要訂製才算完善,看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小店和手工達人配合製作有地方特色的筆,對於這樣的發展我還是持著鼓勵的態度。由於時間有限我們沒有辦法很深入的與老闆深入的對談,但從老闆拿出來給我們看的巨型訂製筆來看,這家店的好玩之處應該遠高於我們所理解的,會日文的筆友可以與老闆好好的聊聊,也許能訂製一支獨一無二的手工筆也說不定。


本次戰利品

共同參與人員:CWY, Super
到了神戶不能不提到當地知名的筆店Nagasawa。要說一家店到底值不值得逛,我個人認為是否有獨賣的筆或墨水是相當重要的指標,而Nagasawa正是這樣的一家筆店。Nagasawa位於神戶的三宮商店街之中。而該商店街就在當地的SOGO對面,LV的專櫃正面對著商店街的入口。我們到得相當早,於是便到附近的商店街逛逛,約當開門時間,我們便開始尋找這家店,根據地圖顯示,該店位於一家比較小的巷子裡,但是我們卻找不到。正當開始絕望時,Super指著一棟大樓說看到了。我看到招牌的顏色已經被太陽曬得褪色到快看不見了,真是佩服他的眼力。於是精神再度振奮起來。我們飛快的趕到大樓底下,但是入口在哪裡?我一度懷疑這是不是大樓的背面,但我們很快面對殘酷的事實,門口正放了一台販賣機。不會倒了吧,我心裡說不出的震驚,而Super已經XXX的譙了起來。難道滿懷期待的神戶之旅就在此告一段落?

面對著Nagasawa大樓,我轉頭望向左方,看到了一間書店,我想書店一定有賣趣味的文具箱,再確認一下地址好了。但是在雜誌區我們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這時Super決定call out向我們在日本的鋼筆守護神Jack求救。此時我看到三樓有文具部,於是我建議到文具部看一下有沒有好了,順著樓梯上去,到了三樓沒想到Nagasawa竟然出現在我們的眼前,原來只是與書店整合而已。我不禁佩服起自己來,真的太強了,這樣都能找到,雖然在尋找筆店的經驗中曾面對不同的挑戰,但是像這樣戲劇性的還是頭一次。此時Jack打來,確認我們所在位置沒錯,沒有其他總店或分店了。



筆店位於書店的三樓,分隔成精品館以及一般文具。而鋼筆則是位於精品館。精品館並不大不過卻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日本主要筆場的主要筆款這裡都看得到,除此之外趣味文具箱所介紹的商品在這裡也不缺席。除了此之外,這裡也有獨家的筆款,這筆款是由中屋所提供的朽葉溜分成十角與圓柱兩款。我特別喜歡十角軸那款,比起我手上那款多了一種古老的感覺。原本店上僅有的兩隻十角軸都不能在線條上達到一直線,我靈機一動將筆蓋互換終於出現一直線(這是經驗問題),於是這筆就落到Super手上。另外再搭配上中屋為該店所特製的吸墨器(畫上蒔繪的吸墨器)就更相得益彰了。除了以外這裡還有寫樂為該店所開發的神戶墨水系列,以當地的名勝為主題,約有二十餘種吧,十分有特色,我必須說這些獨賣款的確代表了該店的實力。另外我還替Super找到了iphone 4的鱷魚皮套子(Takuya所製),看他每天都愛不釋手,也不知道在喜歡些什麼?




終於我們買玩了所有想要買的東西,帶著愉快的心情走下樓梯,我們從店裡的另一面走出來,竟然這裡是購物街的主街,也就是說我們只要直走入購物街往左看就能容易找到了。顯然我們被地圖誤導了。我開始想起來當初地址的後方還有一小段看不董的日文,那段日文應該指的就是書店吧。我不禁想到一段蘇軾的名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或許指的就是這樣的情境吧。旦也這樣讓這次的旅行產生更多的樂趣與回憶。

共同參與人員:CWY, Jack, Super

經過了一年,我們再度接到Hakase的告知,前年定的筆已經完成了。在Super兄的熱烈奔走下,我們再度踏上前往Hakase的旅程。之所以再度前往最重要的當然是接收前年定的筆,順便看看有沒有需要當場調整的。其次針對新的素材再次下訂單。最後也順便關切一下這幾年定的筆,保持進度不落後。當然現場溝通永遠是比書信往來有效率的多,畢竟一支筆不便宜,誰也不希望出差錯。

上去前往鳥取是結合的東京的筆店之旅,這次則是經過大阪坐火車前往鳥取。對從台灣來的我們,或許經由大阪才是相對比較短的路,不過即使如此,坐特急的火車也要兩個半小時才會到鳥取。而Jack兄則是由東京往京都住一天再轉車前往鳥取,據說也要三個多鐘頭。令我感到有趣的是從大阪往鳥取的方向,城市越來越小,而農村則是越來越多,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都是農村的景色,當接近鳥取的時候城市又開始出現,我不禁好奇了起來,為何最遠的地方反而又開始熱鬧了起來?但不管如何前往鳥取是沒有捷徑的,就好比要取得Hakase的筆還是得經過漫長的等待,無論精神上或是肉體上都是漫長的路,這一切正考驗著我們對鋼筆的熱情(另一種說法是該吃藥了)。

第一天到達的時間剛好是五點半左右,路上有些店已經開始關門了。我們討論到如果今天能先驗收之前的筆,明天的精神就能完全專注在訂製筆上面。我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先前往Hakase。很幸運的店真的還沒關,而且主人很貼心的已經把筆放在桌上了。當然驗收本次訂製的筆是首要的事,但是我的眼角餘光已經瞄到放在桌上的新材質了。於是請Super先將新的材質照下來,晚上在抽時間思考明日的計畫。當晚我們前往店旁邊一家據說是鳥取特有的餐飲的餐廳,我注意到有鳥取牛(還有鳥取酒),不過我遲鈍的舌頭不能體會到底跟其他地方的牛有何不同,最後我們前往一家由Jack兄幫我們精選的飯店,果然是便宜又大碗,除了免費網路外還有三溫暖,早餐也是很不賴,才兩千多元,真的要特別感謝一下。


隔天早上9:30分我們準時前往Hakase。才到門口就見到田中先生已經在上班製筆了,這點足以證明要等兩三年絕不是因為他偷懶。接著Super兄與Jack兄便針對昨天收到的筆在小細節上做一點調整。調整完以後我們便開始針對新的材質進行了解。今年度很明顯的新的產品線在材質以及款式上都有新的變化。在材質上更多的木質材質可供選擇,特別是紫檀木以及黑檀木等。在款式上,新的款式在筆桿的曲線上有更多的變化。但正式的款式還不是非常的確定,據說要等到九月的新型錄正式出來才會定案,所以本次我們也是在舊款的基礎上,搭配新的材質做嘗試。


中午,三代老闆熱情的邀請我們共進午餐。在席間我們與小老闆聊了很多,也更進一步了解了Hakase的現狀。很確定的是製筆五十年以上的田中先生已經不再收單了,已經收的單也要排到三年才會交貨(看來本次訂單是沒有機會由田中大師完成了),由於田中先生已經七十多歲,我想原因也就很容易理解所以也就沒有再多問。所以今後將由三代山本先生來承接新的訂單,本次桌上所展示的筆都是三代山本先生做的,其實如果不說也不會注意到,的確是有練過,除此之外目前也有新的學徒來進行學習。我好奇的問到從學徒到出師大約要多久的時間,山本先生表示,約要五至十年,可見山本先生也努力了好一陣子。我們也感到高興,總算Hakase後繼有人,以後就不用怕買不到筆。另外我們也問到三代山本先生仍未婚,所以也順便提醒一下,第四代的培養進度也不能荒廢。另外山本先生提到,自從我們上次回去後,台灣方面有不少筆友來信表示興趣,我們也順便介紹了一下台灣筆友的現況。希望這些興趣不會影響到我們的交貨,不過介紹鋼筆我們一向抱著做功德的心態,老早就在我們預計中,無所謂啦。



下午除了完成我們的訂單外,山本先生也讓我們看了一些新開發的筆夾,非常的有趣,看來Hakase的未來是相當的樂觀。終於我們在預計的時間內完成的所有的工作。這次真的要特別感謝Jack的幫忙,希望未來仍有機會前往。至於筆友們就敬請期待明年的介紹吧。


特別服務:退休前的田中大師正在製作鋼筆


Hakase獨有的墨水,有機會再介紹


鳥取的火車

一直以來日本的文榮堂網站在台灣的筆友中就小有名氣,我個人認為主要的原因就在於他的網路圖片十分的清晰而吸引人。之前曾向該網站採購鋼筆。我也一直在想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拜訪一下這家網路名店。終於我有出差到大阪的機會,但不幸的是從google map上顯示到達文榮堂的路並不容易,除了要轉車以外,還要步行好一段小路,走小路算是我比較擔心的,畢竟我不是當地人,走小路萬一迷路就麻煩了,雖然這裡的人對外國人非常的友善,不過好像說英文的人口很少,到時候人家是說的很清楚,我們是聽得很模糊。但是幸運的事終於發生了,負責這次的商務旅程非常有效率,下午兩點半就完成了所有的進度,負責接待我們的日本客戶問我有沒有想去哪裡,當然就立刻往文榮堂的方向出發。一路上我不禁得意了起來,每一次總是能克服重重的困難到達每一家難以到達的店,天意難違阿。開著開著只覺得路真的越來越小,終於到達了車子再也無法前進的商店街前,由於前無路可以前進,後也無停車場可供暫停,於是只好讓司機等我,當下覺得這次的難度真的是高了點,很慶幸沒有自己前往。這裡的商店街有點像華西街的商店街,路的上方有棚子,而兩邊則是滿滿的商店。終於經過短暫的尋找,我發現了一家店門口有著鋼筆海報,很明顯的就是文榮堂。只是店門口我沒有看到任何的展示品,我開始有種不祥的感覺。經過詢問終於我了解到原來文榮堂只有存在網路中。現場並沒有任何的商品,也許是服務人員看到了我瞬間的失落感,送了一本2010 Pen Catalog給我,也算是有個安慰獎。 雖然沒有達到目的,但也是很難得的經驗,所幸這次由日本友人載我去,要是自己去真的就XXX了。所以結論是想去文榮堂的筆友可以打消這個念頭了,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次也不算沒收穫。


贈品


這次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機會到日本大阪一趟。從關西機場到預定的飯店可以坐一種稱為Rapit的特快車,只要約半小時就能到達難波站,這種特快車我發現跟小時候漫畫中的機器人鐵人28號非常像(如下圖)讓我感到非常有趣。很幸運的我的飯店就在大阪高島屋旁邊,到飯店完成check in 後就能直接前往高島屋。一般而言日本文具的專櫃都在百貨公司較高的樓層,而高島屋的文具櫃就在7樓。基本上百貨公司裡販售的筆都不會有太多的限量筆或是罕見筆(偶而還是有高檔的,不過看運氣)。但是日本主要品牌的筆都有一整套完整的試寫筆讓使用者來測試。高島屋的專櫃基本上世界上的重要品牌多有賣,還可直得看一看,不過到了日本我還是希望多看一些日本筆,只是除了試寫筆外,現場的陳列並不會太多,該有的還是有,只是談不上豐富。當然我還是能從其中找到一些我想買來用的筆,本次收到的筆日後再介紹。現場比較吸引我的反而是記事本,自從幾年前我很喜歡的記事本丟掉以後我就一直找不到讓我同樣喜愛的本子,高島屋的專櫃有相當完整的記事本陳列空間。其中不乏各種款式以及價格帶的高品質的活頁記事本,要找到自己喜愛的就不是難事,另外各式各樣功能的活頁紙也非常值得一顧。同行的同事問我既然已經有在使用iphone搭配google行事曆為何我還要浪費錢買記事本?實際上我很不喜歡完全依賴電子資料,因為電子資料只要一離線就無法使用,比如到了外國以MB計價的網路漫遊費用就會讓你卻步。總之混合使用的模式是我最喜愛的。在國外採購除了購買以外,退稅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基本上百貨公司有直接能退你錢的部門,但要帶收據以及護照,這次發現新的規定,只有當天購買的商品才能退稅,也就是說如果你是昨天或前天買的就不能退稅了,這點要特別注意。在大阪除了找筆外我發現美食也不少,另外大阪的夜晚也非常的美麗,以後還是有機會到大阪來,希望找到有意思的筆店,也歡迎筆友能提供資料。


本次的收穫




好像是高島屋限定的墨水


從關西空港到高島屋的特快車




大阪五彩繽紛之夜



3月11日除了日本橋三越的鋼筆祭以外,在丸善的丸之內本店也有活動在進行。似乎在日本3月份的活動還算不少。在丸善所舉辦的是梅田晴夫的收藏展,據旅日的筆友表示梅田晴夫的收藏平時應該收藏在慶應大學,這次的展出似乎並不常見。展出的樓層在該店的四樓,坐手扶梯就能直接到了。在手扶梯的兩旁貼著丸善新發行的鋼筆海報,令人不得不注意到新發行的鋼筆,這樣的行銷手法真的很有一套。上了手扶梯我便直接去看完善的限量筆,重外觀來看一看就知道是Pilot代工,筆尖印著140估計市紀念該筆店140年慶之類的,另外筆桿是銀桿漆上黑漆,營造出古早雕花套筒的質感,握起來重量也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貴了點。除了限量筆外現場還有限量的墨水瓶,總計限量1000瓶,應該是復刻版的墨水瓶,令人感到十分用心。鋼筆區的斜對面就是梅田晴夫先生的收藏展,梅田晴夫先生或許有些筆友還不認識他是誰,但白金牌的名作3776就是由他協助發展完成的,他是名文學家,也是名鋼筆收藏家,他的收藏達到300支,而現場的筆也是這樣的數字。令我驚訝的是該展覽場的旁邊就是EUROBOX的攤位,該店的老闆就在現場協助。現場除了可以賞筆也能買到一些有趣骨董筆,老闆告訴我,該店當天由他的兒子看店,看來是後繼有人,對筆友應該是好消息了。至於展覽的筆就讓筆友自己看照片了。



梅田晴夫的愛筆

梅田晴夫的收藏




丸善限量筆

丸善現輛墨水

活動廣告

這次又有機會短暫出差前往日本,根據公司的安排只有3越11日這天有短暫的自由活動時間,但就是這麼巧合,竟然日本三越橋三越本店以及丸善丸之內本店都有鋼筆的活動,而且都是在3月11日開始,這樣的巧合實在是不可思議但是就是發生了(應該是天意吧,不可能的巧合老是發生在我身上)。這次我住的地方在新宿,從新宿只要坐丸之內線到東京站出了1號出口往右前方走就能到達丸善丸之內本店。而日本橋三越本店則是在從丸之內線轉銀座線坐到三越前便能到了。交通上算是十分的容易。這次在三越本店的鋼筆活動有中屋,寫樂以及大橋堂的師傅現場幫忙調整筆尖。大橋堂的師傅更是把製筆的器具都帶來了現場。按照我一貫做法就是要從買不到的筆廠先下手,位於仙台的大橋堂當然我優先的選擇(特別是之前super兄曾經前往但不幸沒成功)。這次大橋堂的老師傅並沒有現身而是由一位年輕的師傅在現場服務(這樣是不是代表大橋堂後繼有人,算是好消息),我嘗試著用英文與對方溝通,但不幸沒成功,對方只聽懂關鍵字而已,後來又來了一位年輕店員嘗試著要幫忙,不幸對方也搞不清楚要如何表達,最後總算是有一位女店員解決了95%溝通問題。其實我看上了一款筆,但是筆蓋上有一個淺的溝槽,看起來就是筆夾用的槽,但還沒有夠放入筆夾,看來是半成品,師傅問我要不要筆夾,我表示都可以,但是頃向沒有夾,沒想到師傅竟然把筆拿到工作台,當場就把筆蓋上的小凹槽移除了,馬上變成沒有筆夾的筆。這次總算是見識到手工製筆的魅力。當然這支筆也就變成了我的收藏。現場除了大橋堂外,中屋以及寫樂的攤位也都排了好幾個人,而師傅也忙著幫使用者調整筆尖。中屋在現場也展示了平常難以見到的限量筆,比起網路照片現場看筆才真的能看出差異。由於大橋堂已經用完了我本次的預算,所以也就沒有再買進其他的筆款了。聽筆友說每年這時候好像都有活動,所以三月要來東京的筆友在安排行程前可以先看一下日本的三越網站,一定會讓日本之旅更有趣。


本次收穫

地鐵站的廣告

共同作者:Super、CWY
在日本的最後一日的晚上我們有幸與日本WAGNER的會長森先生一同晚餐,森先生就的鋼筆部落格可以說是世界第一,幾乎每天都更新,如果仔細點看,還可以看到準備每篇文章的時間,同為部落格玩家,我認為他實在太厲害了,可以說是我的偶像。當晚由森先生作東於一家台灣料理店,全程則由熱心的Jack兄做翻譯,由於行程的耽誤,我們晚到了一點時間,這點實在非常的抱歉。我們先拿了當日在丸善所購買森先生的著作請他幫我們簽名。然後聊了一下日本與台灣筆友聚會的發展情形,我們發現其實台日間 還是有不少類似的情況,特別是都有協助新筆友的聚會,WAGNER就是這樣的聚會。接著我們聊了一下彼此收藏的重點,森先生表示目前玩的是現代筆,也曾經收過骨董筆,不過他已經體驗過那段歷程,目前不再收骨董筆了。交談中最令我驚訝的是森先生說目前已經很少再用筆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開玩笑)。另外我也問到我們注意到在日本,萬寶龍和百利金似乎是最受歡迎的,森先生也證實這一點,他本人也是百利金的玩家,連800筆尖都有特別喜歡的款式。席間我們聊到日本有位玩家蒐集了一萬支的鋼筆,更難得的是連骨董鋼筆的展售器具也一並收齊,據森先生表示該位玩家連別人有什麼筆也有記錄,未來有機會也會收別人的收藏。另外還有位玩家已經超越收筆的境界了,他收集的是所有的玩家資料,聽起來很瘋狂,不過我覺得其實很有道理,藏筆於民,想要玩筆時就去別人家玩,手中無筆,心中有筆,的確是很高的境界。森先生也提到過一陣子有機會會隨公司旅遊來台灣一遊,屆時還有在碰面的機會,快樂的時間總是短暫,終於到了道別的時刻,森先生還拿出好幾支約1970年代的古董筆要送給我們(都是罕見的Music尖)實在讓我們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也只有等森先生來台灣再報答了。再這裡還要再次感謝,至於是哪些筆後續還會繼續介紹……continue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