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前一陣子從朋友的手上取得一個墨水展示架。這樣的展示架是品牌所開發,主要用來提升墨水的質感,簡單的說就是用來提升品牌形象以促進銷售,根據小弟的經驗這樣的工具對於銷售多少是有幫助的,筆友的確會因為質感的提升而增加採購的機會。墨水陳列架其實已經存在至少50年以上了(我印象中至少80年前就有了,只是記憶真的太模糊,不能說得太肯定)。常逛ebay的朋友應該偶而就可以看到這樣的陳列架,對重度的收藏者而言,將自己的收藏放在原始的陳列架上大大的提升了收藏的樂趣,收筆到一定程度陳列架也是必收的品項之一,只是因為陳列架的重量而導致的昂貴空運費實在令人卻步。基本上這陳列架到了我孫子的時候就頗具收藏價值了,如果筆友友收到任何筆的陳列工具千萬不要丟棄,掛在露天拍賣上總會有識貨的人。

前一陣子和noodlers ink失聯了兩三個禮拜,正在想到底是出了什麼事,那時我就猜測應該又是在準備什麼新產品了,每次有新產品發行都好像很不容易連絡到原廠。果然不出所料,noodlers ink準備出筆了(尚未正式發行)。從照片裡可以看到一些基本的資料,而實際筆的表現我想要收到後進行測試才能知道。基本款並不貴,預計是幾百元而已,不過我認為重點並不在貴不貴,而在於他是否能讓所有該牌的墨水都能在自己品牌發行的鋼筆上順利使用。以前標準的說法是各牌的筆要用原廠的墨水是最不會造成挑筆的選擇。現在反過來說看看是不是也能成立。








國際知名的最新一期經濟學人雜誌對Noodler’s Ink的防彈墨水有很有趣介紹。在文中提及早期墨水的原理讓我非常感興趣,很少有文章這麼簡短又清楚的說明墨水的由來,也讓我想起有位中部筆友會自製防水墨水,我猜原理應該相同。根據該文的說法早期的墨水製造商將煤炭粉與樹脂以及水混和,煤炭粉會懸浮在水中,而水的流動性讓墨水能流動,當水蒸發了以後,樹脂會將煤炭微粒附著在紙上,這樣的墨水今日稱作顏料墨水(pigment ink),目前仍用在筆以及印表機上。另一種製程是將染料溶解於水中,與之前的不同在於顏料是懸浮在水中,而染料是溶解。由於顏料微粒附著於紙張的纖維表面,因此無法在不破壞紙張的情形下移除墨水。使用水,漂白粉等溶劑可以移除以染料為基礎的墨水,卻不能移除顏料的微粒。

美國公司Noodler’s ink所發展的防彈系列墨水所採用基本原理就是他的染料會與紙張的纖維素纖維(Cellulose Fiber)結合,一旦寫於紙上對於已知的溶劑有極強的抵抗力。Noodler’s Ink的聲譽引起了美國耶魯大學物理系的研究生Nicholas Masluk的注意,他發現只要小心的使用可以利用雷射來移除多數墨水留在紙張上的字跡。於是他聯絡Noodler’s Ink的創辦人Mr Tardif,兩人便對Noodler’s Ink的墨水展開了一連串對雷射的測試。經過測試發現其中Baystate Blue對雷射的抵抗力最強,然而這款墨水對於化學物質的抵抗力較差(因為消費者希望萬一漏墨時能移除墨漬)。於是為了維護防彈系列的商譽Noodler’s ink開發了一款能抵禦雷射的新墨水稱之Bad Belted Kingfisher。不過實際上寫在紙上的字備雷射移除的機會真的是微乎其微。

如果我沒有記錯,之前Noodler’s Ink曾經懸賞看有誰能移除該牌防彈墨水寫在紙上的字,而且賞金每年增加1000美金。照這篇文章看來該賞金被拿走的可能性應該極大,果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不過正如文中所說寫在紙上的字被雷射移除的機率真的是太低了。儘管如此為了維護最堅固墨水的名號,Noodler’s Ink還是開發了新型抗雷射的墨水。就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雖然墨水的耐用很重要,其實紙的耐用也同等的重要,不然紙要是爛掉再堅固的墨水也沒有用。


相關閱讀:

經濟學人雜誌
Making ink bulletproof

維基百科
對經濟學人的介紹

經過筆友長時間的投票,筆記筆友喜歡的顏色總算是有了初步的結果。超過七成的筆友喜歡由黑到藍之間的顏色。特別是黑色系列得到多數筆友的喜愛。實際上即使是黑色也己經發展到由極黑到灰黑色了,油亮黑色到暗黑色,各種不同的黑色也有不同的喜愛者。本次的投票僅能顯示目前筆友在使用墨水時的選擇,並不容易顯示出筆友的真正喜好,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嚐試過各式各樣的顏色。以我個人為例原本喜歡藍色的墨水,現在反而常用黑色的墨水,前一陣子又忽然喜歡用紅酒墨水,偶而又會嘗試不同的藍墨水,用多了各式各樣的墨水反而不確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特別是一些專業墨水廠這幾年仍不停的出各種新的墨水,從復古到香味,從地區限定到年度限定,能有的選擇已經難以估計,我想訂製個人專屬墨水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遠了。


繼續投票

不久前小品李兄傳了幾張開發中的墨水標籤給我,對於這種特殊的標籤筆記當然是予以收錄,不同於以往的風格,本次採用的是古典的文人風格,以李白,李清照以及李煜等三李為主題,三李與小品李同為李氏不知是否小品李因此以三李為主題,在萬寶龍出了西方文學家紀念筆十多年後,總算有人位東方文學家出墨水,希望哪天也有以東方文學家為主題的鋼筆出現。



常有筆友問我到底他的筆適不適合noodler’s ink。老實說市面上的筆種類多到難以計算,實在很難去一一了解。原廠應該也是感受到了世界各地筆友的詢問,於是約一年前找出了一種能適應各類Noodler’s ink的筆,並在4.5盎司大瓶的墨水中搭贈這種筆。由於我本身對墨水的需求量不大,一直以來我都使用一般3盎司的墨水,並沒有機會去測試款筆,一直到有朋友跟我說這款筆真的很不簡單,放了很久第一筆寫下去也不會有出墨的問題,而且也不挑墨水,我才突然注意到這款筆。
這款筆的出現直接挑戰了我一直認為理所當然的問題,高品質的筆整體的表現一定優於低價筆。但是我手上的筆很少有能做到放了一段日子再拿來寫也能立即的出墨。之所以不能立即出墨我個人認為是導因於筆蓋的密合度不佳所以放久了前端的墨水就乾掉了,這就有點像是瓶蓋沒有轉緊墨水蒸發掉了。如果經過很長的時間還是第一筆不乾掉,那麼把墨水儲存在筆桿中就跟放置在墨水瓶裡沒兩樣。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於喜歡用很多顏色墨水的朋友是一大福音。許多少用的顏色常常因為少用,而最後乾在筆管或是吸墨器裡。利用這款筆的特性,墨水會乾掉的問題了得到了解決。
作為一個鋼筆愛好者,我產生了疑問,如果一支最廉價的學生筆能做到不挑墨水,第一筆出墨不乾掉,我們花了好幾萬元買的筆為何做不到?當一些筆廠說他的生產過程多複雜,品管多嚴苛,但一些表現卻比不上平價的筆,我實在很好奇他們如何自圓其說。



昨天到筆友的店裡發現了兩瓶Jansen的新墨水,一瓶是以孫中山先生為主題,標籤上則印著國父遺囑,另一瓶則是以林覺民先生為主題,標籤上印著與妻訣別書。兩瓶都是深藍色的新墨水,不同的是這次搭配了香味,孫中山先生的部份選擇了風信子而林覺民先生的部份則是使用了薰衣草。筆友說許多的朋友一直在找理想的藍色,但似乎市面上的藍都沒有辦法到達完美的境界,他嘗試著提出新的顏色看能不能滿足筆友的需求。經過一天的試用,我對這兩瓶墨水的表現感到滿意,之前我也曾嘗試用界面活性劑調出薰衣草香的墨水,不過也許是比例不正確吧,當時墨水暈染的蠻厲害的,不過這兩瓶墨水並沒有這樣的問題,特別是墨水的香味讓我一天都感到蠻愉快的。喜歡藍色的筆友可以試試這兩瓶墨水。


在Noodler’s Ink的功能中,防紫外線的功能一直是該牌所強調的。約在一年前我一時好奇拿起了手邊的幾瓶藍色的墨水畫了幾條線(選藍色的主要原因就在於,一般而藍色墨水相對於黑色是容易褪掉的),然後就用膠帶貼將紙在窗戶邊讓墨爾本的太陽曬一曬,看看南半球的紫外線能對墨水產生什麼樣的作用。就地理位置而言,墨爾本已經相對的接近南極了,臭氧層的破洞,讓這裡的紫外線非常的強,據說開車如果習慣把手放在窗外的話是有可能得皮膚癌的。用這樣強度的紫外線作測試應該是夠了。

經過一年持續不斷的曝曬,很明顯的發現大不列顛藍(原色為水藍色)的顏色有點褪色。而另外兩瓶防彈墨水奢華藍以及北極熊藍則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至於另一瓶強化系的墨水飛虎隊顏色則顯得十分的深。顯然的即使是防彈墨水對於紫外線似乎有著不同程度的抵抗力,淺色的防彈墨水較深色的防彈墨水對紫外線的抵抗力較弱。不過這是用澳洲的紫外線曬一年的結果,在一般使用上並不容易發現這樣的差別。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強化系列的墨水,在經過紫外線一年的照色後顏色仍顯得非常的深,強化系列墨水的屬性就是顏色可能因水或紫外線而產深改變,最後呈現黑色的狀態。紫外線照射一年的結果跟產品描述的結果非常類似,就文件保存而言強化系的墨水表現不俗。

於是我感到好奇了,到底奢華藍、北極熊以及飛虎隊誰比較耐紫外線?我個人估計是飛虎隊,因為我個人認為飛虎隊本身含有黑色的防彈墨水成份。一般而言黑色的耐久度是大於藍色的。到底事實如何2009年我們再繼續看下去吧。


背景說明:紙就貼在窗邊,日復一日的接受著澳洲陽光的測試。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