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n是我最早接觸的老筆,說到Swan他是Mabie Todd旗下的一個品牌,同一家公司旗下還有Blackbird,Swallow,Jackdaw等品牌。在老筆玩家中以彈性筆尖所聞名,但對重度玩家而言eternal系列終身保固的硬尖反而比彈性尖更被渴求,特別是8號尖。除了筆尖外英國Swan曾開發了幾款特殊的上墨系統Leverless就是其中之一。Leverless從字面上不難了解就是沒有拉桿的意思。上墨的時候轉動筆桿末端的旋鈕,旋鈕連結著一根桿子,進而壓縮墨囊,吸取墨水。基本上仍是墨囊式上墨的一種變形。在當時據說還頗受歡迎。使用時要特別注意,當旋鈕轉到底時就不有再硬轉,我曾見過筆友硬轉因此損壞了上墨系統。這種上墨系統有個小缺點,就是上的墨水量稍小於拉桿上墨,不過上墨系統的獨特性足以彌補較少的上墨量。照片中的筆是Leverless中非常少見的款式,大約是193x年的產品,特別是銀筆,好幾年才看到一次,身價是包金筆的好幾倍,某位筆友不惜重金托我買下,我寫順便拍了張合照,兩隻筆一起合照應該連書上都還沒有,台灣的筆友算是很幸運能看到。

上墨系統


1998年瑞士的筆廠Caran d’Ache推出了一款稱作Riviera的限量筆。有ruby red以及emerald green兩色,筆尖為雙色18k金尖,上墨系統採用吸墨器,筆桿的雕花為vermeil(銀鍍金),各限量999支。這款筆據說由洛桑著名的金匠Edouard Jud所製成,設計靈感來自瑞士Riviera的日內瓦河岸邊茂盛的葡萄籐。設計師將成熟的葡萄以及葉子交錯編織成筆的護套。製作的過程則是先由手工製作出石膏模,然後將銀灌入,再將成品取出由手工完工。最後才到Caran d’Ache鍍金。整支筆的做工細膩,手感沉穩重心落在前方,寫起來非常的舒適。算是Caran d’Ache非常出色的限量筆,獨具一格,個人認為近年來的作品少有能匹敵的。現在要收到這筆應該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好東西願意割愛的人並不多。


常有筆友問我到底他的筆適不適合noodler’s ink。老實說市面上的筆種類多到難以計算,實在很難去一一了解。原廠應該也是感受到了世界各地筆友的詢問,於是約一年前找出了一種能適應各類Noodler’s ink的筆,並在4.5盎司大瓶的墨水中搭贈這種筆。由於我本身對墨水的需求量不大,一直以來我都使用一般3盎司的墨水,並沒有機會去測試款筆,一直到有朋友跟我說這款筆真的很不簡單,放了很久第一筆寫下去也不會有出墨的問題,而且也不挑墨水,我才突然注意到這款筆。
這款筆的出現直接挑戰了我一直認為理所當然的問題,高品質的筆整體的表現一定優於低價筆。但是我手上的筆很少有能做到放了一段日子再拿來寫也能立即的出墨。之所以不能立即出墨我個人認為是導因於筆蓋的密合度不佳所以放久了前端的墨水就乾掉了,這就有點像是瓶蓋沒有轉緊墨水蒸發掉了。如果經過很長的時間還是第一筆不乾掉,那麼把墨水儲存在筆桿中就跟放置在墨水瓶裡沒兩樣。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於喜歡用很多顏色墨水的朋友是一大福音。許多少用的顏色常常因為少用,而最後乾在筆管或是吸墨器裡。利用這款筆的特性,墨水會乾掉的問題了得到了解決。
作為一個鋼筆愛好者,我產生了疑問,如果一支最廉價的學生筆能做到不挑墨水,第一筆出墨不乾掉,我們花了好幾萬元買的筆為何做不到?當一些筆廠說他的生產過程多複雜,品管多嚴苛,但一些表現卻比不上平價的筆,我實在很好奇他們如何自圓其說。


拜訪完Elephant & Coral以後我就有種不祥的預感,可能過年這段期間所有的筆店都沒有開門。所以我也放棄了尋找的機會,就跟著家人四處亂跑。在吃午飯的時候突然我發現Aesthetic Bay應該就在餐廳附近,於是我決定去看一看。從地圖上來看應該是有個商場,不過附近只能看到一個電腦商場,我覺得筆店應該不會在電腦商場出現才對,不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也就過去看看。商場其實還蠻大的,由於時間上不允許我只能在一樓四處看一下,其實運氣還不錯,店在二樓所以被我的找到了。不過跟上一家店一樣沒開門,但隱約還是能看到店裡的擺設,估計店中的品牌應該不少,有不少限量筆,在數量也很豐富,不能進去參觀一下實在很可惜。從店的外觀看來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店門的把手是用輝伯的筆型製程,非常的有創意(輝伯應該下了不少功夫吧)。下次有機會再拜訪了。


過年的時候到澳洲玩,由於飛機經過新加坡所以就順便待了兩三天。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家似乎很值得參觀的店叫Elephant & Coral,而且看地址Orchard Road 501似乎離我待的飯店不遠,我想這次終於有機會參觀新加坡的筆店了。但是走在路上我才發現新加坡的門牌似乎很難找,多數路上的大樓都很難找到門牌,似乎他們是以大樓為標的,然後再找幾樓幾號。我走來走去都找不到501號。但是我運氣還不錯正在要放棄的時候,發現了有棟大樓的門口有支omas的形象圖。根據我的經驗一定就是這棟大樓了。所以正確的走法是,在orchard road 上走在高島屋這邊,往希爾頓飯店的方向走,過了捷運站再過馬路,左手編有棟三角形的玻璃大樓,坐手扶梯直接上三樓就對了。雖然很幸運的找到了筆店,但不幸的是因為過年,該店正在公休,開店的時間正是我離開的那個早上。而櫥窗上的筆也已經多數收了起來。不過從櫥窗的擺飾看來,這家筆店非常重視形象。也隨著牛年來更新擺飾。應該是頗值得拜訪的店。如果有筆友要來參觀,要記得過年期間是有連休的。




在墨爾本的街頭除了之前介紹的Pencity外TAFTS是另一家難以忽略的店。他就坐落在墨爾本的名品街Collins Street上。也因為他的地點,很難令人忽略到他的存在。相較於Pencity,TAFTS只經營現代筆,整家店充滿了現代感,店中跟著世界同步展售著最新款的限量筆。如果仔細看著櫥窗,可以發現到每款筆都很精心的擺飾著。我注意到店頭貼了一張海報,上面寫著這家店從1906年就開幕了,真沒想到在南太平洋的新天堂樂園竟然會有著百年的筆店,我個人認為很可惜的是在店裡看不到百年來所留下來的痕跡,相較於這點,city內有家照相館就在店裡成立了相機博物館,相信在消費者心中會有不同的感受。儘管個人有著小小的遺憾,不過從店中免費了目錄來看這家店也是小有實力,通常只有有點規模的筆店才能會發行目錄。這家店在維多利亞州共有四家店,其中一家就在不遠的Melbourne Center內,我也曾在離city半小時車程的shopping town內看過另一家,之前介紹過的Lamy Vista就是在那家分店買的,不過這兩家都沒有市中心的這家優雅。所以筆友也不用費心去找尋了。喜歡現代筆的朋友,到了墨爾本不要忘了名店街有家值得一看的筆店。









Wyvern 101又到了新的一年,從2007年開始我便希望每到新的一年就要貼一隻很特別的筆來向筆友賀年,畢竟筆記能寫多久我也不確定,每多撐一年都是值得慶賀一下,2007年貼了百事可樂筆,2008年貼了西華的Snorkel分解,2009年我想介紹一下在鋼筆史上一定值得一提的Wyvern皮筆。

Wyvern從字面上翻譯是飛龍的意思,據說這種飛龍經常出現在中世紀的圖騰中,在該牌的筆桿以及部份的筆尖上也經常能發現飛龍的圖騰(從照片中的原廠筆盒也能見到),所以很明白該品牌的名稱所指的就是飛龍。Wyvern除了本次介紹的皮筆外也生產一般的筆款。個人認為這牌子的皮筆之所以令人印像深刻,並不是因為他是最早的皮筆,至少就我們所知的,Waterman在1920年代前後就已經出現了魟魚皮筆(不過不確定是否為原廠所製)。這牌子之所以出名據說是英王喬治六世也曾使用該牌的鱷魚皮筆,大名頂頂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溫莎公爵就是他的哥哥,而現任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是他的女兒,王室的品味總是給人很多的遐想,不過不能否認的是該牌的產品的確是有特色,否則如何能得到王的青睞。這款筆的型號是101,有豬皮,蜥蜴皮以及鱷魚皮的款式,除了鋼筆外也也生產鉛筆,生產期間約在1946年至1953年間。上墨方式則採用傳統的按鈕式上墨(botton filler),筆尖則搭配14k的金尖。從我個人的收藏經驗,我認為皮筆的優異處就在於握起來的觸感優於金筆或是塑膠筆,特別是地處高緯度的英國,當寒冬降臨時金筆的手感真的不太好(台灣的筆友可以趁寒流來時握一下金屬筆就知道了),當然皮筆最致命的缺點就是如何維持品相完好,這點十分令人困擾。

由於距今超過了50年,品相完整的皮筆並不常見,我見過玩家賣出鱷魚皮但仍未見過豬皮,或許豬皮真的不容易保存吧。如果有機會收到這款筆我建議還是讓他保留原狀不要使用,讓未來的玩家也有機會體驗一下Mint(全新)的感覺。至於品牌的歷史就等將來有機會再介紹了。

Wyvern 101
Wyvern 101
Wyvern 101
Wyvern 101

參考:鱷魚皮的紋路

前幾天香港的筆友Michael又傳來兩款要分享的筆圖,Aikin Lambert是其中之一。這是美國早期的小廠,記得第一次看到這牌的筆是幾年前在某位筆友的家中,當時那位筆友有些要出清的骨董筆,我前往看筆,當筆友拿出Aikin Lambert的金筆時我雖然不知道品牌出處為何,但卻也被精美的外型所吸引,我想真正的好東西不用看品牌也能感受到他的質感。

該牌於1864年由James Cornelious Aikin以及Henry Lambert所創立。於美國南北戰後事業開始成長。早期生產珠寶,沾水筆,有些筆廠也向他購買筆尖如L.E. Waterman和Wirt。該牌擅長作雕花的金筆。在1880年代曾經作為Paul Wirt的代理商,在1890年代為L.E. Waterman供應筆尖,也因此與Waterman越走越近,最後被Waterman所購併(有種說法是於1915年被購併)。之後便以副牌的角色存在於Waterman之下。該牌的金筆由於品質良好,至今仍為收藏者所喜愛。

照片中的筆年份約為1910年,為14k金的實金筆,為香港筆友Michael所收藏。(感謝Michael的分享)

« 上一頁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