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作者:Super,CWY

離開Hakase後我們前往機場,此時11號颱風已經登陸了。到了機場航空公司方面表示並不確定能不能起飛,甚至起飛後能不能降落東京。經過Jack兄多次詢問後我們理解到如果起飛後無法降落東京,我們將可能有兩種選擇,第一我們有可能原機飛回鳥取,第二我們降落在大阪。此時Super兄主張如果真的不能降落我們應該改遊大阪的筆店,老實說我還挺佩服他能這麼樂觀。雖然登機時間延誤終於我們還是上了飛機,最後在風雨中飛機順利降落東京。此時東京還有著風雨,由於颱風延誤了行程,此時已經接近傍晚,我們有點擔心原本排定拜訪久保先生的行程會無法成行,經過Jack兄向久保先生詢問後終於久保先生願意等我們。一路上Jack兄告訴我們久保先生平時還蠻早睡的,太晚拜訪實在不好意思。由於久保先生的店離我們的飯店有一段距離,總計要坐三條地鐵線共十幾個站,所以還是晚了點到。就在風雨中我們到達了久保先生的店。

風雨中終於到達久保先生的店


久保先生已經等了我們好一會了,店內的電視還持續播報著颱風的消息。經由Jack兄的翻譯我們向久保先生說介紹了我們帶來的筆。久保先生也讓我們看了他所製作的筆,特別是JAck兄手上50號的大尖的確是很令人注意。接著久保先生又從櫃子裡拿出他所製的100號尖,100 號尖真的非常大,光是筆尖的部分至少有拇指大小,由於筆尖夾痕(tine)的部分還沒切開也就沒有機會試一下。我們問久保先生未何將筆尖編為50或100號呢?久保先生說其實並沒有任何的原因,只是感覺罷了。jack兄提到久保先生筆尖所使用的銥金試產自北海道,我好奇的問到北海道的銥金有何不同嗎?聽說以前日本的筆用的多是北海道的銥金,是品質很好的銥金,但現在已經停產了。接著久保先生開始拿出了他的收藏給我們看,大概是看了我們帶來的限量筆,久保先生拿出來的都是限量筆,包含了1號的百利金月光,Krone的白鯨記,輝柏的完美鉛筆(上面竟然鑲了3顆鑽石)……等各式各樣的罕見限量筆,非常的精采 ,很難想像久保先生也會收限量筆,希望以後有機會也能看一下他收藏的日本骨董筆。由於天色越來越晚,久保先生也該休息了,我與Super各買了一支久保先生製的筆作紀念,而久保先生也當場替我們調整筆尖(實在太愉快了)。相信經由久保先生的手工筆尖,未來遠在台灣的我們也能穿越時空與久保先生進行筆的對談。……continue

ps:聊天中久保先生還提到Jack常常帶點心去探望他,這次也是托Jack兄的福才能以機會獲得接見,在這裡特別表示感謝。

久保先生正在調整筆尖

各種神祕的設備

久保先生的產品

[珍貴][現場攝影] 久保老師正在為Super兄調整筆尖
YouTube Preview Image

共同作者:Super,CWY

根據Jack兄所查到的Hakase營業時間竟然是早上九點半,以鳥取的生活環境而言我們認為是早了點,不過這也為我們多爭取的一點拜訪的時間。一早吃完早餐以後我們便將行李一起隨身離開飯店,原本想說離營業時間早一點到我們還可以討論一下今日的對策。到達店裡的時間約是九點十五分,沒想到一到門口就看到第三代山本先生在整理店面,而二代老闆也同時來上班了。最令人驚奇的是田中晴美老師父也安靜的坐在作檯上製作鋼筆。所以可以跟筆友肯定的說要等待兩年應該不是師父偷懶所造成。

由於Super兄兩年前所預定的筆已經放在桌上了,於是我們迫不及待的賞玩著Super兄所訂製的筆,而根據我個人試寫的感覺,筆尖細中帶滑,簡單的說就是細尖而出墨量略微豐沛。這樣的書寫質感非常的好。在筆桿的部分三代山本先生表示比較困難的部分在於上下兩段的木紋如何能一致,基本上是做得到,但成本會再高一點。三代山本先生很熱情的拿出了各種材質的原料讓我們一一的審視與挑選。接著我提出一些關於材質耐用度方面的問題,我問到賽璐珞的筆管是否有縮管的可能,三代山本先生表示,Hakase的賽珞珞已經存放了20多年,不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另外我又好奇的提到,像玳瑁這樣的生物素材,他的保存期限又能有多久?三代山本先生說,這個產品從初次銷售到現在已經20多年了,還沒有任何客戶的抱怨問題,基本上是能充分信任的材質。另外山本先生還提到,他們筆夾的鍍金也遠比一般的品牌更為厚實,一個品牌能經營三代果然不是偶然。
木頭筆的原料

據說存放了27年的賽璐珞

玳瑁原料

之後我們開始與三代山本山生聊到一些開發產品的構想,特別是在昨日的筆聚中super兄看到一支淺色的牛角筆非常的中意,與三代山本老闆挑論一下製作的可能,他表示淺色牛角所製的筆有潛在的問題,當正常使用時,墨水會染上筆蓋而造成變色,因此暫時沒有生產計畫。就在同時三代山本先生拿出了一支白色的原型筆,據他表這是象牙所製成,與牛角有著類似的問題,長期使用後筆蓋會因染色而變色,我想到象牙應該是華盛頓公約所禁止交易的商品,於是我問三代目老闆是否有想過使用長毛象牙來製作鋼筆,此時二代山本先生切入告訴我們,以前曾想過這個作法,但長毛象牙一經撞擊容易碎裂所以也就放棄了。由於相談甚歡,三代山本先生又拿出新的試做品,作品是一支代小巧的鋼筆,筆桿末端微縮可以讓筆蓋完美的蓋上,但是更令人喜愛的是這隻筆竟然帶有香味,一時間我無法確切形容這樣的香味,但大概是沉香一類的香味,預計上市時間是明年的此時,我個人覺得如果能搭配同樣香味的墨水那就更相得益彰了。
試作品:象牙筆

試作品:有香味的木頭筆

由於我們必須搭乘下午一點多的飛機前往東京。不能聊太久,趁著這個機會我們請求田中晴美先生能配合我們拍照,田中先生也爽快的答應了。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開始與三代山本先生談我們想要訂製的筆,山本先生詳細的紀錄的我們的需求,除了文記錄外還將我們想要訂製的筆利用彩色的顏料畫在訂單上。由於每張訂單準備的時間相當的久二代山本先生也協助Jack兄來規畫他想訂製的筆。由於時間實在過於緊迫Hakase的人員連前往機場的計程車都幫我們先準備好了,並且貼心的幫我們把行李放進計程車中,不過儘管如此我們仍未能有足夠的時間完成訂製單,三代山本先生說會將訂製單準備好並利用email寄給我們,然後我們就在Hakase一家人熱情的送別中前往機場了。在前往機場的路上我問JACK兄是否有嘗試著把現場的筆買走,JACK兄說反覆試了好幾次終究未能越雷池一步,看來還是得照規矩來,如果纏功一流的jack兄都失手了,連日文都不通的我們不能將筆帶回應該並不可恥,能現場挑選自己喜歡的筆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不過就在此時颱風也抵達東京了……continue
田中晴美師傅:從1952年就專注於製筆

田中晴美師傅:當時正專注的製筆

取締役顧問 山本雅明

代表取締役 山本竜

[珍貴][現場攝影] 田中師父正在檢視鋼筆
YouTube Preview Image

共同作者:Super,CWY

短暫拜訪完WAGNER後我們火速趕往羽田機場,準備前往鳥取。在路上聽說颱風已經到了,我們一度擔心是否會影響到我們的行程,所幸颱風的方向與鳥取的方向剛好相反,從東京到鳥取要一個多小時。於是就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坐上飛機前往下一個目標。終於在晚間8點多到達了鳥取,不同於東京充斥的高樓大廈,鳥取多是平房,都市給人非常寧靜的感覺。就在我們到達的同一個夜晚,日本正在進行國會改選,聽說本次的改選可能根本的顛覆了日本的政局,寧靜的夜晚多了點緊張的氣氛。下了飛機我們坐上最後一班的巴士前往車站,從車站往前走就是預定的飯店,幸運的是通往飯店的路上會經過Hakase。雖然店已經關門我們還是選擇先去看一看。到門口發現雖然已經關門但是櫥窗的電源還是開著,更令人振奮的是門口竟然放了兩支筆。突然之間我們有一種想法,也許有那麼一種可能,這兩支筆可以當天帶回家,而super更是認為其中一支應該就是他兩年前定的(註:HAKASE的筆從下訂單要兩年才能收到)。我和JACK則是在研究到底我們應該如何分配這兩支筆。可以肯定的是現場看筆的確是比網路圖片好太多。雖然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如何明天把筆帶走,不過店沒開門說什麼都只是我們的空想而已,由於夜已深,為了保存戰力,我們決定先去旅館休息,明天一早再重新計畫……continue

Super和Jack兄正興高采烈的討論

櫥窗陳列

櫥窗陳列

櫥窗陳列

共同作者:Super,CWY

在Super兄熱情的邀約以及Jack兄熱心的安排下終於再度踏上鋼筆搜尋的旅程。這次的目標就是Jack兄所駐紮的日本。雖然我已經拜訪過日本多次,但這次Jack兄所安排的全新旅程讓我振奮不已。

飛機抵達當天所安排的第一站就是WAGNER聚會,由於飛機的延誤,雖然我們用盡全力的趕行程到達的時間已經是下午4:30分了。原本需要1000日幣的參加費用,由於活動已經接近尾聲,主辦人很貼心的免除了我們的參加費用。首先當然是跟万年筆評価の部屋站長森先生打聲招呼,從2006年底說好要來參訪,到了2009年才能成行,實在是非常的不好意思。接著就在Jack兄的引導下緊握僅有的一點時間來與日本的筆友交流。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位不可思議的筆尖達人(由於時間有限未能請教大名,但我印象中JACK兄告訴我那位是山田先生),這位達人除了能自由的調整筆尖以外,還能對筆尖進行完全的改造。每一支的現代尖都能達到古董筆的彈性表現,這樣的技法真的令人吃驚。除了筆尖外他還收藏著各式各樣的百利金老筆,現場可以看到珊瑚紅,蜥蜴皮的100(n)系列,另外還短帽蓋的100系列而且筆蓋上刻的百利金是Pelican而不是一般的Pelikan實在是非常的罕見。除此之外還有一群筆友桌上擺的盡是手工的訂製筆,其中Hakase的訂製筆,讓Super兄以及Jack兄垂涎不已。在有限的時間裡作為一個新人我有點不知所措,但日本筆友熱情的招呼讓我覺得一點都不生疏。就在我專心與筆友鈴木先生交流時(鈴木先生似乎收的都是實金筆),Super兄竟然從筆尖達人手上硬是凹來一支搭配特殊改造尖的寫樂,一時的不查讓我懊惱不已。快樂的時光飛快流逝,雖然意猶未盡,但我們必須趕時間搭機前往下一個目的地─鳥取 ……continue

Super兄與Jack兄垂涎的老筆

Super兄的戰利品


在英國系的老筆中De La Rue是我相當喜歡的品牌。他的Plunger Filler算得上是骨董筆中的一絕,另外這牌子的筆數量似乎相對於其他的英國筆少了些,不容易有撞筆的機會。而筆尖的彈性也是相當適合我的。至於他的銀筆(銀包覆硬橡膠筆桿)真的是不常見。照片中的筆據賣家表示依照筆身上的印記顯示這筆的生產年份是1928年(讓我想起曾在墨爾本的Border書店看到一本專門介紹印記的書,當時沒有買下來真的不對)。筆桿上刻著N.C.S. Rutter, R.A.F,N.C.S.代表Norman Colpoy Simpson應該是名而Rutter是姓。至於R.A.F.則代表Royal Air Force英國皇家空軍。在1928年時Rutter先生約當19歲,還是個飛機學徒。在二次世界大戰時,他是仰光Mingaladon空軍基地的指揮官,最後以空軍少將退役。到底這筆有沒有隨著主人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實在是很難說。雖然帶著鋼筆上戰場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廣告就常看到,但這筆連同筆盒都還維持的相當不錯的狀態,我很難想像一支沒有筆夾的筆能隨主人翻越千山萬水經歷二次大戰能完好無缺。但筆的主人是軍官,安穩的帶著一支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能確定的是Rutter先生擁有這筆時已經是英國皇家空軍。由於原始的主人已經辭世,也就不可考了。現在唯一肯定的是經過千山萬水它又回到亞洲了。

參考資料:Air of Authority – A History of RAF Organisation


不久前筆友Denda在筆閣提到他的M800也裂了(M800裂管),其實我幾年前就經歷了白烏龜的裂管事件,之後Dorami筆友也向我反映他的兩支百利金也裂管了。正如我之前所估計的,只要是相同製程的筆,都有某種程度裂管的風險。所幸有筆友反映,現在裂管代理商似乎願意處理了,所以裂管的朋友的問題應該能得到解決,事情總算是朝正面的方向發展了。但是筆友總是在問,以前的百利金會裂管嗎?幾年前我請一位美國的玩家訂製百利金100的外殼,做完以後那位玩家將原有的外殼連同新的殼一起寄還給我,原來的殼是一體成形的,直接套上筆管,根本沒有接合線所以當然不會裂,至少我們可以知道100系列應該是不會裂管的。而白烏龜則是將筆管的外殼捲起來接合,自然有裂的風險。至於為何為何會從沒問題的製程改成有問題的製程?我也不清楚,但很明白的,其實百利金可以考慮發展一系列的筆管讓筆友自由更換,這樣就是化危機為轉機了。

2009/8/14補充:突然發現有筆友暗示百利金的裂管是我散佈的謠言,這謠言讓高手都嗤之以鼻,老實說我不在乎別人的筆是不是裂管了,因為那不是我的筆。按照這位朋友的說法,似乎都是我們這些裂管的人不好,幾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我必須承認這樣的想法真的很有創意,像我這樣的害群之馬真的對不起千千萬萬的百利金之友。所有裂管都是因為我烏鴉嘴,在此向大家道歉。


2011/5/3補充:發現還有筆友在看這篇,所以更新一下資訊2009年9月份的德國之旅發現老百利金也是捲起來的,所以同樣有裂的風險,所以我原始的想法是不正確的,只是目前極少聽人說起有經歷這樣的問題. 請見:德國科隆之旅 2009/9/16

如果沒有記錯第一次看到elysée的筆應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隱約記得這牌子中文譯成愛禮。我的第一支elysée是細尖,寫起來十分流暢,當時也只是想找一支鋼筆來寫而已,並沒有想到收藏價值或是品牌等問題。等到我開始重新認識鋼筆,我聽筆友說elysée已經不存在了,這牌子也就慢慢的消失在我模糊的記憶中。一年前的巧合我發現了這牌子的限量款重新點燃我的興趣。

Elysée由Paul Dummert在1925年成立於德國的Pforzheim(普福爾茨海姆),到了1980年才正式為他們所生產的鋼筆命名為elysée。據說當時的擁有者Klein以及Benzinger到法國商討未來的發展計畫,他們在一家稱作Champs-Elysées的咖啡廳休息,突然他們覺得elysée這名稱國際知名而且用各種語言念法都一致(英國的Onoto也是因為念法各國通用才決定命名),於是elysée就誕生了。之後elysée更產了一系列各式各樣的商品,1990年春天一家稱為Staedtler的公司買下了Elysée並且將Elysée經銷到他國際的銷售網路。到了2000年不知何故該牌就停止生產了,就像1920至1930年代的一些小筆廠,短暫生產但卻令人懷念。

照片中的筆由藝術家Karl Diesner所設計於1994年發行。筆桿呈現規律的幾何圖形,冷冽的鍍白金線條襯托出藍綠交錯的方塊。具設計師表示,這樣設計的目的在活化我們的視野。值得一提的是這款筆的筆桿採用景泰藍(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是一種將各種顏色的琺瑯附在銅胎或是青銅胎上,燒製而成的瑰麗多彩的工藝美術品),在西方鋼筆的領域這樣的做法到是不常見,將來有時間再進一步研討這款筆的工法。另外筆尖採用18K金尖,而上墨系統則是採用吸墨器。長矛型的筆尖或許也是這牌筆的一種特色吧。

在筆尖的表現上,手上的這支筆表現得四平八穩,沒有出墨量過大過小的問題,粗細的設定也適中,幾乎不能挑出什麼毛病。金屬筆桿讓筆的重量不至於太輕,握起來小有份量,而塑膠的握位則增加了書寫時的握筆書適度。最後不採用螺牙的筆蓋做得恰到好處,使用時非常方便,密合度上也不錯。整體而言是非常完整的一支筆。


今天在筆閣的月會裡從筆友威利Willy手中接收了一對派克61的實金筆,上墨系統是Capillary Filling System,51或是61的實金筆一直是我想要的,有了實金筆就不用擔心金屬氧化的問題了,另外實金筆比起包金筆重,握起來手感更佳,過去之所以沒入手一方面是價格問題,另一方面是品相的問題,畢竟金筆很容易因為撞及產生凹痕或是因長期使用而表面產生磨痕。相對於包金筆,實金筆的價格是要高出很多,對於這樣的價格我總是不介意多花一點點但期望品相要更完美,難得這次能親手測試終於讓我下了決心。這筆原廠稱為Presidential據說是起源於第一款的實金筆是為美國總統(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所製的。除了14K (1964-1983)以外還有9K的實金筆9K (1961-1983) 。雖然生產的期間接近20年,但這款筆並不常見,我想還是因為價格的因素吧。威利跟我說這筆可以拿來用,不過我並不打算使用,畢竟鋼筆在使用後要保持良好的品相並不容易,老筆就更困難了,所以還是讓他繼續保持現狀吧。

« 上一頁下一頁 »